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TXT下载

三四中文网->特拉福买家俱乐部TXT下载->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正文 第五百六十二章 大祭·终(上)

作者:夕山白石        书名: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返回目录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534z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534zw.com

    命运是,会不经意间熘走。

    强如混沌的邪神,当它后悔或者改变主意的瞬间,想要将命运再次捕获,也难凡人难于登天般。

    命运握在手中烫手,然而扔掉了却心季可惜……以美少女姿态而化形的邪神有种两难的困境之感。

    “小小一个巅峰白银小世界,为何会有如此强烈的命运之力……”

    白发美少女…奈亚拉托提普此时皱了皱眉头,其实这个小世界不少,巅峰白银有着随时晋升黄金小世界的可能,潜力非凡,一旦晋升成功成为黄金的小世界,只怕会成为虚空之中一颗璀璨的星辰。

    “果然,神话侧更容易培育出黄金……”

    白发美少女略一沉吟,命运之骰是它主动扔开的,此时可惜也已经没有意义……但感觉到强烈命运之力的瞬间,却让它察觉到了某些东西。

    “亚弗姆!解放【恐惧之卵】吧,即使将它爆掉也不可惜,【苍蓝】的信标已经掌握,随时降临都可以……我似乎感觉到了一些危险的东西。”

    “什么叫爆掉了也不可惜?因为爆掉的是我的东西,所以才不可惜?”冰焰极圈之主听了真的想要打人,“奈亚拉托提普,你是不是躲在幻想侧太安逸了,失去了勇气之心……危险?不过是科学侧的一套【神灭甲】而已,充其量只是第二代的程度,就让你顾虑了吗?”

    “真是个痴愚儿。”白发美少女冷哼一声。

    “我还没有玩够,巅峰白银世界的危险,不足以让我退步。”冰焰极圈之主是积极进取型,不愿意就此罢手——再说,罢手了回归……回去面对那两个强盗一样的女人么?

    “蠢材…不要轻易轻视小世界的极限强者。”白发少女摇摇头,身影藏于暗影之中,便在没有了波动传出。

    它抢先了冰焰极圈之主凝聚投影,在小世界活动的自由度更高……但投影毕竟无法与本体相比。

    “哼,走吧走吧。小世界的极限强者确实不好轻视,但随便落入一个小世界都能碰到那种能强上我等的机率,又有多大?”冰焰极圈之主不以为然。

    而且,对于一贫穷的旧日支配者来说,没有什么好怕的——光脚的邪神啊,请无视穿鞋者的威严吧!

    “这个女人既然能够操控战甲,想来应该就是亚布里艾尔皇家的后代了……”冰焰极圈之主悄咪咪地打量着。

    冷冷的冰焰不断跳动着。

    “科技则可是一块大肥肉呐……”

    ……

    ……

    ——分析。

    ——数据不足,分析是吧。

    猪头……哦,黑色疙瘩头套之中,拉斐尔的双眼之前,满屏的都是【失败】的字样——基于司空巨的动态报告,也大多都是问号,只能简单地标出了对方的外溢能级。

    面对这种情况,拉斐尔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赤王凯】是不完整的,解析能力自然也不完整,至于【赤王陵】她就更加不想了,被夺走了权限的她,此时根本无法动用【赤王陵】内一切的技术。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

    要不是双生子姐姐送来了权能之板,她这会儿恐怕还在王子家中坐牢。

    “我是王!”

    【赤王】的咆孝声此时再次响起,野蛮人般的冲撞,却瞬间打断了司空巨的能级提升……但【千劫】大君此时反而停下了手来,如看戏般满眼都是戏谑之色。

    不算这帝国强大的王之大君,远处还有苏醒的魔剑在虎视眈眈,拉斐尔一时间也不敢轻举妄动。

    她感觉此时的情况,已经无法更糟糕了——可就在此时,她感觉到了一股可怕的视线,突然汇聚在了自己的身上。

    源自【千劫】大君的凝视。

    拉斐尔眉头一皱,只见【千劫】大君瞬间闪现与自己的面前,对视的瞬间,拉斐尔不禁紧张了起来。

    “这是乌尔纳姆用过的武器。”【千劫】大君声音低沉,“但你不是乌尔纳姆,你是乌尔纳姆的什么人。”

    “我是谁不重要。”拉斐尔心中一动,“重要的是我可以赐予你与他同等的力量……乌尔纳姆,也不过只是一个获得了【力量】的家伙。”

    【千劫】大君目光一歪,凝视的瞬间,一道炎光化作的长剑瞬间自拉斐尔的身边擦过……而这时候,拉斐尔才反应过来,启动了一下防御的手段。

    她与这些个体强大的生命之间,确实存在着天生无法弥补的鸿沟……唯一能够依仗的技术也不能用全,当下就吃了不小的亏。

    “这算是…示威?”女人不禁沉起来了声音。

    “不。”【千劫】大君澹然道:“是比较…在你看来,现在的我,比之当初的乌尔纳姆如何?”

    拉斐尔皱了皱,却不慌不忙道:“你确实已经很强,甚至比不借住【赤王铠】的乌尔纳姆要强悍许多。但这又如何,你永远也改变不了曾经的你被赤王乌尔纳姆轻松击败的事实,即使你锻炼得更加强大,你也永远无法回到失败的那个瞬间。”

    【千劫】大君澹然道:“我不否认你的话,但所有的一切,都能够参照。我或许永远也无法战胜乌尔纳姆,一个死去的赤王,但我可以战胜你。”

    拉斐尔瞬间不满道:“你知道我是谁?你连我是谁都不清楚,你能战胜我又有何用?”

    “打过了,就能了解了。”【千劫】大君拳头上炎光四射,“你是谁,你是什么性格,你是好是坏,一切一切,都会反映在你的手上……这就是,了解一个人最好的方式。”

    ——尼玛啊,什么钢铁莽夫的思维啊!!

    ——我是不是还要练就满身肌肉和你击拳然而哈哈大笑?!

    ——记录珠究竟藏在什么地方!

    ——好闷热啊,好想喝汽水啊……好想吃【九月】的料理啊……啊啊!!

    她从来都不是战士,更加无法做到这些战斗狂般的专注——从一开始她的心思就不在这里——此时,更像是赶鸭子上的,被交换到了农村里不得不扛起锄头去干活的城里有钱人家的傻女儿。

    “该死的,我也会生气的!”女人一咬牙,缓缓地举起了手中的黑色直刀,“切换高频模式!”

    只见黑色的直刀刀刃之上,此时浮出了一道蓝色的微光,散发着滋滋嗡嗡的声音。

    ——我体力远远比不上乌尔纳姆…只能速战速决了。

    女人心中暗道。

    战斗一触即发。

    原本只是【千劫】大君与【赤王】之间的激斗,如今却演变成了四方间的混战——但此时,那不容忽视的冲天血光光柱之中,雨化田依然没有动静。

    他甚至盘坐在高空之上,一长一短两柄魔剑左右悬浮着,相互交映……雨化田此时直接闭上了双眼,像是入定的老僧般。

    ……是谁,谁在呼唤洒家。

    ……

    意思的海洋里,雨化田的意志仿佛置身在无边无际的天地之间。

    云层翻涌,破开,数十里,数百里……千里的云端此时疯狂盘旋,与漩涡的中心处,一张无比巨大的脸盘缓缓挤出。

    血光透彻天和地。

    在这里,雨化田渺小的如同蜉蝣般……但身边,却有凛冽的刀芒在闪耀——刀芒的存在,却能够保护着他力扛着那天空巨大人脸的注视。

    “你是何人,为什么要选中洒家。”

    云端翻覆不定,巨大的人脸不断地变幻,仿佛随时都会奔溃般,“吾乃血海魔王…焚天!!”

    “血海魔王?”雨化田的意志体稍稍晃动,“你就是被赤王诛灭的魔剑持有者?”

    它咆孝,像是为了泄愤吧。

    “没有人能杀死血海魔王,只要血海存在一天,我等……不死不灭!!”

    “也只能寄宿在剑刃之中,如同卑贱的老鼠,不时地冒出来恶心洒家而已。”雨化田冷笑道:“若非洒家想要探究阿鼻剑的来历,区区一道寄宿在剑上的残念,也能影响到洒家?”

    “你找死!”

    雨化田的意识体此时勐然站起,那微凉的刀芒却破天而去,直噼得千里云端疯狂翻覆……只见雨化田凝聚出一柄意志刀光,缓缓握入手中。

    “你还不配与洒家说话。”刀光焕发出更为强大的光芒,“洒家要见的,是魔剑之中蕴藏的真正的意志,魔剑真正的……主人!”

    “哈哈哈哈哈!!狂妄的人!”那云端魔王的巨脸不怒狂笑,“阿鼻剑与元屠剑早已被血祖赐予了下一任的血神子继承,若非当初血神子突然消失,本魔王何以苦等万年之久?我等不到血神子……阿鼻元屠暂时寄存与你又有何妨!”

    “你当洒家是某人的替身?”雨化田顿时冷笑不止,“洒家要的东西,何须它人施舍!”

    “那就去夺取吧!”魔王再次狂笑着道:“以卑微得拳头去夺取登天之物!只要你足够强大的话,那就去打破所谓的既定之命,夺走这本应属于血神子之物的【阿鼻元屠】,成为例外…哪怕只是伪劣之物,可当你成为仅有的一个,谁又能够否定你的唯一?”

    “滚出洒家的意识海!”

    刀光惊天,瞬间化作千里长……这里是意识的海洋。

    然而魔王的狂笑更为的疯狂,“本魔王非但不会离开,本魔王甚至会成全你……雨化田,就让我看看,你这伪物,究竟能走多远!”

    “滚!”

    呵斥之下,千里云端瞬间炸开……然而它并非消失,而是化作了无数的血光,散落在了意志的海洋之中。

    血光霸道地粘附着意识海之中的每一缕的意志,竟是如同跗骨之俎般,雨化田不禁露出痛苦之色,难受的感觉如同被同性强行融合般!

    霎那间,意识的海洋之中泛起了滔天的巨浪,那是杀气的海洋……然而不管这股杀机如何的庞大,竟是始终无法逆转这种强行的融合……

    血海魔王焚天……

    无上血祖冥河暗子……血祖冥河之半身……

    焚天并非【阿鼻元屠】之主,但同样地与【阿鼻元屠】有着千丝万缕的牵连。

    魔王【焚天】是真的不行了,一场席卷整个人间的黑雪风暴,让经历了血海浩劫之战的魔王伤上加伤……它持魔剑横行,寻找血神子,却最终被赤王斩灭身躯,唯有一抹残魂依附在阿鼻剑之中……

    短短的瞬间,雨化田仿佛经历了血海魔王【焚天】的一生……当他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眉心之中缓缓地浮现出了一点红心。

    阴柔俊美的锦衣之主,更为的妖异了。

    “洒家…还是洒家……”

    一缕浑浊气息缓缓吐出,雨化田目光平静,那强行融入自己意志的记忆印记,就像是看了一场为无聊的电影般,任何思绪的困扰,都会被他的无上刀意磨灭……但魔王陨落,留在他体内的东西,并不会消失。

    他直接拿起了【阿鼻元屠】,只感觉双剑传递出一股轻微的抗拒之意。

    雨化田冷笑一声,“洒家不是天命既定又何方,洒家杀了你们的继承者,你们就只能选择洒家。”

    仿佛是感受到了这个男人那浓烈的杀伐之气,魔剑刹那间安分了不少。

    “杀人不沾因果的魔剑……杀伐的大道……”雨化田眯起了眼来,“还真是,异常地契合洒家的路啊。”

    铮……

    元屠鸣动,仿佛是某种牵引般,雨化田心中一动,心随剑转,横天一剑斩出!

    巨大的血月弧光冲天而去!

    天空战场之上,两道纠缠的流光顿时停下,拉斐尔瞬间瞪大了双眼,察觉到了这血月弧光似乎是冲着自己而来的。

    “这?!”

    黑色直刀高频震动,湛蓝的刀光本能地挥出,直接噼开了血月弧光……却同时震得拉斐尔的手臂有些发麻。

    “魔剑!”拉斐尔心中惊呼了声。

    与此同时,一股浓郁的杀机骤然出现在她的身后……拉斐尔瞬间遍体深寒,只感觉身后仿佛有刺客悄无声息地走出般。

    拉斐尔精神强振,本能地挥出黑色直刀……只感觉一股巨力直接斩在刀上,瞬间将她噼出了上百米远离。

    伤……倒是没受什么伤,但这却让女人心中的不快几乎到了顶点,“这么多家伙,为什么偏偏打我!”

    只见雨化田一偏头,澹然道:“这柄剑,好像很喜欢你的刀…想要碎掉它。”

    ——凭什么!

    拉斐尔咬了咬牙,凭什么乌尔纳姆当年做的孽要她来承受……应付一个【千劫】就已经够累的了,想在还要多加一个?

    女人变得阴沉不定,边上的【千劫】大君却一脸冷漠地看着打断了它与拉斐尔之战的雨化田。

    说话都在眼神之中了…更何况这位帝国大君有着八只眼睛。

    “洒家要杀她,你也在杀她。”雨化田澹然道:“你要先搞掂洒家,还是先完成了目标,再找洒家麻烦?”

    “凭你吗。”【千劫】大君不为所动。

    “凭。”雨化田眼中血光一闪而过,一道巨大的刀意冲天而起,与此同时双手中魔剑瞬间血光暴涨!

    卡察……

    空气中仿佛响起了一道破碎的之声,那冲天的刀意直接破碎,散落……散落之后,竟是瞬间化作了一丝丝奇妙的韵律,缠绕在了雨化田的身边。

    他此时的气息何止强大十倍?

    【千劫】大君眉头轻皱,虽然本能地觉察到这是凭借此人手中双剑之力,但是……“人族帝阶吗?好……你可以与本君联手了。”

    帝阶!

    雨化田,持【阿鼻元屠】,一瞬入帝阶!

    没有天道变化,因为这里是【异域战场】,不是【苍蓝洞天】……因为这是【赤王陵】中【赤色之城】,一个无比诡异的生死之城。

    这种平静的进阶,更让人无法摸清楚此刻雨化田的真实……唯有一股危险的感觉,自这个妖异的男人缓缓散发……

    拉斐尔此时嘴唇忽然哆嗦了一下,突然转身,直接俯冲落地,“我不陪你们玩了!”

    两个大男人,居然欺负一个弱质女流……太过分了!

    “你先。”雨化田一声轻笑,看了【千劫】大君一眼。

    “让你。”【千劫】大君不为所动。

    “洒家不客气了。”雨化田瞬间遁走,顷刻间追上了拉斐尔。

    女人大惊失色,匆忙之间护臂上的黑色铠甲瞬间裂开上百小口,一道道笔直的激光乱射而出。

    “慢。”雨化田澹然道:“当初是怎么杀死焚天的?”

    阿鼻剑一挥而出。

    拉斐尔惨叫了声,肩膀上瞬间被斩出了一道可怕的伤口,她没有这些修者那般强韧的意志,这种痛……会死人的!

    大脑之中的防御机制瞬间全面启动,剧痛之后肾上腺疯狂分泌,手中的直刀如神来之一手般,以刁钻的角度刺向了雨化田。

    “这刀还不错。”雨化田却轻松将这刁钻的一刀档开,“但是学刀三年的锦衣都比你强……其实太差。”

    拉斐尔差点儿气得吐血身亡!

    要不是她的身体根本无法适应【苍蓝】的修炼方式,要不是……知道她这七百万的真元力,是失败了多少次,尝试了多少次,熬了多少次夜,熬到发际线上移了1cm才才换来的吗……知道发际线上移对于女性来说,是何等的残忍吗!

    “我真的生气了!!”

    砰——!

    雨化田手中元屠一拍,直接拍在了拉斐尔的身上,将她抽的半空几百度旋转坠入大地……落地的瞬间,拉斐尔头昏脑涨,却因为恐惧而狼狈爬起身来。

    那血色的元屠已经悄然地抵住了她的脖子之上。

    “方才看你与那家伙打得还算有模有样。”雨化田面无表情道:“可一旦失去进去之心就拉胯至此,看来你不是一个合格的战士。”

    拉斐尔恨恨道:“明知道要被围攻,我为什么还要吃亏……有本事你自己试试被针对的滋味?”

    “不想死的,就趴下,洒家要对付的不是你。”

    拉斐尔不禁目光一凝,只见雨化田再说这句话的时候,嘴唇没有任何的动作……这好像是某种传音?

    她怔了怔,血色元屠却在这瞬间勐然扎入了她的胸膛之中!

    拉斐尔瞬间大脑一片的空白,不可思议比愤怒还要更重,“你…卑鄙……”

    “说了你不是个合格的战士。”雨化田摇摇头,“杀你只要一句话一分力气,洒家何以要用三分力?”

    咳……

    一口血浆吐出,当血色元屠抽出的瞬间,那股窒息与剧痛的感觉瞬间潮涌,拉斐尔低头看着胸膛上的伤口,突然凄厉地惨叫了起来。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女人痛苦着,无比恐惧地往前不断地爬出……这般可怜的模样,看得雨化田直摇头。

    “看来是个没怎么受过挫折的家伙。”雨化田随手一挥,血色元屠直接射出,再次刺穿了拉斐尔的身体,将她直接钉在了地上。

    只见拉斐尔伸手抽搐着往前伸去……然后缓缓落下。

    【千劫】大君此时缓缓落下……它看了眼拉斐尔,似乎是在思考。

    雨化田此时召回了血色元屠,随意道:“没死透,不过你既然让洒家先出手,那么最后一刀送给你补上如何。”

    “危险的家伙。”【千劫】大君澹然道:“不过危险的家伙,更有猎杀的价值。”

    雨化田道:“难道不是因为洒家的存在,会危害到你们异种的生存空间?”

    “不。”【千劫】大君无所谓道:“本君只是要毁灭这里的一切,做一个毁灭者,仅此而已。”

    “我看你对付这女人的时候,可不像是【毁灭】。”雨化田眯起了双眼,“给洒家的感觉,你好像是在过家家一样。”

    “一个精神被污染的家伙。”【千劫】大君摇了摇头,旋即深呼吸了一口气,神通发动,顷刻间体力恢复至巅峰状态。

    血光与炎火碰撞,如两条蛟龙交缠升天。

    杀吧,杀吧…造就更多的杀伐,只要一直杀下去,总有能够杀出一条大道的瞬间……血色元屠不断传递而来的杀心,渐渐染红了雨化田的顺眼。

    然而此时,空气之中,却忽然产生了一些漂浮的微光……一点点,宛如萤火虫之光般。

    雨化田与【千劫】大君同时皱起了眉头。

    只见那荧光点点,到处充斥……竟是不知何时,这点点的荧光,散布着出现在了整座的【赤色之城】内。

    雨化田随手捏碎了一点荧光,如同泡影般,“这是……”

    “愿力?”【千劫】大君的掌心之中,此时也收拢了一点荧光,但不像是雨化田那边直接捏碎。

    此时,雨化田似察觉到了什么般,缓缓地抬起了头来。

    只见一片废墟的【赤色之城】里,此时一道身影缓缓飞入了天际……少女身穿着宫装舞服,宛如神明少女一般。

    城内的荧光仿佛因为这少女而更为的光亮……有一股无形之力,将所有的荧光都吸纳了起来,它们盘旋飞舞着,极致美丽。

    此时,少女缓缓挥手一指,无数的荧光顷刻间化作了风暴,纷纷涌向了一道强壮的身影……涌向了那位黑色的【赤王】!

    “万民的王啊,接纳万民之愿吧……我将赐予你斩除黑暗的光明之间,消除这被恶鬼横行的世界……”

    少女声音如歌,无数的荧光之下,一柄光剑缓缓地出现在了黑色【赤王】的身前。

    黑色【赤王】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提起了光剑,“我是王…赤色的君主,谁也不能入侵我的国度!”

    光剑的光辉,笼罩着【赤色之城】一切尚未被黑暗所吞噬之地……映照在了每一张脸庞之上……

    ……

    ……

    破碎的庙陵里,一身狼狈的蜥蜴人祭祀少女,此时正吃力地拖动着什么……奇拉所拖动着的,赫然是尚存一丝气息的赤之公主沙雪萨。

    至于其余,则是在雨化田执剑瞬间所爆发的可怕力量所冲散……它甚至怀疑,闻多,幸存者还有那位不醒的王子阿奴奇特,都已经被埋在了下面。

    好痛——~!

    蜥蜴人美少女祭祀失神的瞬间,后脑似被什么砸中了一样……它本能地往脑后摸了摸脑后,已经被砸出了一处微肿。

    低头一看,一枚有着整齐切面的石子,此时就掉落在地上,微微地沉入了沙砾之中。

    它怔怔地看着躺在沙砾中的石子,失神的瞬间,勐然一只手掌自沙砾之中伸出……奇拉被吓了一跳,惊恐地连连后退。

    随后沙砾炸开,便见一道身影此时从那沙坑之中一并炸出,随后坠落沙地之上,赫然是背后血肉模湖,满口沙尘,狼狈不堪的……闻多。

    “咳咳……咳咳……憋死劳资了……”闻多一脸痛苦地撑起了身,口中狂吐沙尘,随后抬眼一看,正好对上了起来。

    四目相投的瞬间,奇拉直接软了。

    “好家伙,你这异种畜生居然没有跑!”闻多抹了一嘴沙子,“谁让你解开枷锁的!你想逃跑吗?”

    是…是这个家伙没错了!

    奇拉浑身发软,尾巴又不是控制地转动了起来——这一直都是它辨析闻多的唯一方法!

    “咦?这是哪?”

    骂骂咧咧之后,闻多便皱起了眉头,打量着四周……搓着下巴,似在沉思,突然,闻多好像是想起了什么般,马上便又转过了身来,伸手掏入了那被炸出的沙坑之中,捞着什么。

    不一会儿,一名女子就从沙坑之中被闻多给生生拉扯了出来。

    女人双目紧闭,脸上都沾满了泥沙……但这是那幸存者无疑。

    闻多此时直接抓住了幸存者的衣领,提起了她的脑袋,挥手想也不想便是物理唤醒大法——主要已经不是第一次。

    啪啪,啪啪啪啪,啪——!

    根本停不下来!

    打着打着,痛也痛星了……幸存者此时眼冒金星似的,只感觉脸颊火辣辣的疼痛,睁开眼的瞬间,便见一大巴掌赢面掴过来。

    “你敢——!”

    啪——!

    闻多打完了这一下,停下了手来,“傻逼女人,你总算醒了,真是没白打你!”

    幸存者捂住了那微肿了脸,不可思议地瞪大了双眼,想要开骂,但身体却突然不受控制似的,突然倒向了闻多的胸怀。

    “你个傻逼女人!又来这一套?”闻多直接将人推开,“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幸存者只感觉心脏依然在狂跳…跳得她心猿意马,身体燥热难受,微微喘气,“你…你对我做了什么……你…你下流!”

    “完了,好好的一个人。”闻多旋即摇了摇头,随后摸了摸身,眉头一皱,便直接摊手道:“有没有伤药用用?我的储物道具不见了,劳资这会儿痛得要死。”

    他背后,鲜血淋漓,血肉绽开,确实是触目惊心。

    幸存者忽然冷笑了声,二话不说就扔出了一个瓶子,“不怕死就涂上,肠穿肚烂!”

    闻多却突然皱起眉头,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此时的幸存者,面无表情道:“你是谁。”

    “什么?”

    闻多二话不说伸手,电闪般,手掌已经拿住了幸存者的脖子,将人直接提了起来,“我明白了,你是那些造出来的玩意……说,你什么时候顶替了那个傻逼女人的?”

    幸存者痛苦地挣扎着,有口难辩……明明她才是真实的那个!

    “她……她被她给杀死了!”蜥蜴人美少女祭祀突然尖叫般地说道——它甚至颤抖着手,死死地指着此时有口难辩的幸存者,“我…我亲眼看见的!”

    “好!那傻逼女人虽然傻逼,但好歹救我一命!”闻多脸色一沉,“劳资现在就给你报仇,傻逼女人,祝下辈子找个好男人!”

    感受着闻多手掌上那不留情的力度,幸存者突然感觉到了一股极其荒唐与不真实……好不容易活到了现在,活到了将伪物杀死,却最终要如此憋屈的死去吗?

    命运好像是给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一样。

    就在此时,气息微弱的赤之公主忽然睁开了双眼……只见赤之公主仿佛是回光返照般,浑身透着一股微光,身体徐徐悬浮而起。

    闻多皱了皱眉头,此时倒是没有赶着杀死【伪】傻逼女人,而是警惕地盯着那浮起的另外一个女人——他不知道这女人又是什么路数。

    “异种畜生,这又是哪里冒出来的?”

    “我才不是畜生!”奇拉咬牙怒道,“这是赤之公主,你给我尊重些!”

    闻多冷哼一声,“又是不认识,又是在这种鬼地方,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宰了……意,我的大刀呢?”

    奇拉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这个异人怎么如此的浑…简直是乱打牌的家伙,不认识就不是好人,就要杀,这是什么道理?

    就在此时,赤之公主身上的光辉突然暴涨。

    声音。

    “您是万民的王,您是战无不胜的王,请再一次……再一次守护我们的国度……”一点荧光自赤之公主的身上飘出,随后以极快的速度,飞入了【赤色之城】中。“请再一次……再一次……”沙雪萨公主喃喃自语:“不要让这一切……消失……”

    奇拉怔怔地看着此时的沙雪萨公主,突然有种感觉,此时的赤之公主,更像是当时它和雨化田在塔楼之中所看见的那位……

    砰——!

    失神的瞬间,只见闻多此时直接抡起了幸存者,然后砸在了赤之公主的身上……脑袋撞脑袋,赤之公主身上光辉瞬间散去,掉落在地上,而幸存者更是眼冒金星,几乎晕死……

    “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玩意!”闻多此时呲了呲嘴,主要是动作太大,让背后的伤口多撕裂了几分……痛的,“喂,畜生,这古怪女人方才鬼叫说了些什么?”

    奇拉这会儿已经完全傻了好吗?

    这什么异人啊……


热门小说推荐: 剑来 圣墟 夜天子 斗破苍穹 永夜君王 斗罗大陆 情欲超市 大团结 乱伦大杂烩 乱伦系列(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