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TXT下载

三四中文网->规则怪谈:死亡黑猫饲养指南TXT下载->规则怪谈:死亡黑猫饲养指南

第218章 诡梦列车(11)

作者:一粒安眠兔        书名:规则怪谈:死亡黑猫饲养指南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返回目录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534z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i.534zw.com

    “我身上没有可以派得上用场的道具,你们想想办法啊!”

    元元的声音都颤抖了,没有人觉得她在说假话。

    “我的香烟有效果,但是不能在车上用。”

    罗哥悻悻道,同时在心里骂了这副本一百遍。

    毛斯特诚实道:“我没有能清除负面效果的道具。”

    咖啡咬咬牙,道:“我有。”

    其他人目光落到他身上。

    “但这也是我的保命道具,恕我拒绝分享——至少不是现在。”

    元元急道:“小尤实力很强,能大大提高我们团队的通关率,这都不能成为你出手相助的理由吗?”

    咖啡却道:“正是因为相信她的能力,我才认为现在还不到我们插手的时候。这个副本,一定还有更危险的情况在等着我们,现在就把手段都使完了,后面要怎么办?”

    “眼前的人要是没了,还谈什么以后?!”

    元元和咖啡本就有点儿不对付,眼下谁也说服不了谁,便只能吵起架来。

    柔姐沉默着,并不表态,但心中却庆幸,还好有咖啡出来表态,替她当了这个恶人。

    罗哥的指尖在香烟上摩挲。

    小尤是他的引导任务中唯一活下来的新人,他本身也挺欣赏这姑娘的。

    罗哥不愿意看到小尤就这样死在自己面前。

    要赌一把吗?

    赌在车上吸烟,违规程度到底会不会致命。

    “罗哥,还是我来吧。”

    毛斯特拍了拍罗哥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冲动。

    他虽然没有净化污染的道具,但攻击诡异的手段还是有的。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既然小尤这边暂时救不了,那就从造成污染的那只诡异身上入手,争取一线生机。

    罗哥反应过来毛斯特的想法,立刻要去拉他。

    且不说她们现在无法分清到底哪个抽象人才是混进来的脏东西。

    如果那脏东西正是违法分子,那一旦做出类似于承认她存在的举动,就会落入她的陷阱。

    面对不受规则限制的诡异,闯关者是没有反抗能力的。

    而攻击,无疑是一种最好的存在证明。

    这可比他抽根烟带来的危险要大了去了!

    也不知道这毛斯特是怎么个想法,竟然这么有献身精神。

    是因为他的职业使然吗?

    认为自己对群众有着天然保护义务的消防员?

    正在五人各自僵持不下时,一阵不合时宜的歌声打破了僵局: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

    “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

    “什么样的歌声才是最~开~怀~”

    矛盾中心人物薛优,竟然莫名其妙唱起歌来!

    唱得那叫一个中气十足,响亮澎湃。

    咖啡的头上挂下黑线,“这也是遭受污染的一种表现吗?”

    元元则哭道:“怪我们太晚了,小尤都变成一个二傻子了!”

    罗哥挑了挑眉,将捏在手里的香烟收了回去,好整以暇道:“别说,唱得还挺好听,不愧是凤凰传奇,就是提神醒脑哈。”

    薛优这一嗓子,让罗哥的心放了回去。

    他知道,她一定是已经有了破解之法了。

    幻象中,违法分子整个诡异都懵了。

    文明乘客守则里不是规定闯关者不能在车厢中大声喧哗吗?

    这女人,唱辣么大声就算了,唱的还是她当诡都忘不掉的经典土嗨神曲,几个意思啊这是?

    薛优故意唱得很大声,还没来得及唱到“留下来”呢,那扇闯关者无法打开的车厢通道门,就响起了“哗啦”一声。

    门被狠狠打开了,走出来一个眼熟的臭脸男人。

    乘务员面色不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是谁在唱歌?”

    不止是诡异,元元等人也被薛优带起来的节奏洗脑了,浑身上下那名为“凤凰传奇”的基因开始狠狠涌动。

    被乘务员忽然那么一问,竟然齐齐下意识地应道:“温暖了寂寞?”

    整个车厢:“……”

    离谱到连所有诡异都沉默了。

    不知道是因为乘务员的出现,还是因为这歌实在太魔性,总之,薛优顺利地从幻象中脱身,身上笼罩着的那层不详灰烟总算是消散了。

    “都愣着干嘛?”

    罪魁祸首薛优疑惑道。

    所有人都在心里腹诽:你倒是问问你自己呢?!

    藏青色制服的乘务员将凌厉的视线转向薛优,“你……”

    这一次,薛优清楚地瞄到了乘务员手上的那条手链。

    陈旧的,有些褪色的红色手链。

    编织手法粗糙,似曾相识。

    薛优压下心中不合时宜的酸楚,调动面部表情,变身戏精:

    “清汤大老爷,您要做主啊!”

    “这辆车上,有人没有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新时代新气象,文明乘客文明出行。占了别人的座位,这叫个什么事儿啊?”

    句句控诉,句句在理,就是只字不提自己刚刚夸夸一顿嚎的事儿。

    把违法分子听得是干着急,恨不得直接扑上去撕烂这个臭女人的嘴巴!

    但事实是,她坐在前排的位置上,瑟瑟发抖。

    在这节车厢中,乘务员才是拥有最高级别权力的诡异,能力仅仅在规则之下。

    而她,偏偏是不被副本所认可的背叛者,即便是死了,车厢中也没有她的座位。

    一旦被乘务员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违法分子在心中拼命祈祷,希望乘务员先追究薛优大声唱歌的事情。

    可那臭脸男人竟然没有说什么,轻易地点点头,就转向她们抽象人这边走去。

    为什么?!这个臭女人明明也违规了!

    违法分子在心里疯狂尖叫,却无法阻止乘务员的靠近。

    “请出示车票。”乘务员冷冷道。

    身为违法分子,她哪里变得出一张车票给他?

    违法分子狗急跳墙,化为一团灰烟就想逃跑。

    但化成灰烟的她却立刻引起了其他抽象人的注意,抽象人身上不断跃动的线条立刻变形交织成一片网,将灰烟牢牢困在网中。

    抽象人虽然已经不再是人类,但本能中还残留着身为闯关者对背叛者的排斥。

    它们围着黑烟,就像四只猫盯着一只老鼠。

    。


热门小说推荐: 剑来 圣墟 夜天子 斗破苍穹 永夜君王 斗罗大陆 情欲超市 大团结 乱伦大杂烩 乱伦系列(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