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TXT下载

三四中文网->女侠且慢TXT下载->女侠且慢

第139章 金鳞迷踪

作者:关关公子        书名:女侠且慢        类型:玄幻魔法       直达底部↓       返回目录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534z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534zw.com

    第139章 金鳞迷踪

    石室内鸦雀无声。

    程世禄全身泡在池水内纹丝不动,可见水面上飘着丝丝缕缕雾气,古铜色的皮肤,也呈现出在沸水中浸泡般的潮红色。

    咚咚咚……

    脚步和敲门声,从外面响起:

    “老爷?老爷?不好了……”

    哗啦——

    程世禄脸上浮现怒容,一头翻起来,迅速穿上衣袍,来到石室外的书房里,怒骂道;

    “大晚上嚎什么丧?你爹死了?”

    “老爷,红花楼的人来了,叶四郎。”

    ?!

    程世禄怒容一顿,摸了下光头:

    “他来铁佛岭作甚?抱元门在广济,他准备拿老子开刀不成?”

    “不知道呀,叶四郎在大堂等着,老爷快点过去吧……”

    红花楼是江湖豪门,体量比铁佛岭大得多,铁佛岭最多能和单独的堂口对比。

    但红花楼太分散,程世禄背靠朝廷,关系很硬,在云州这天子脚下,也不怎么忌惮红花楼。

    程世禄摸不清对方来意,想想便拿起长柄铜锤,出门交给管家,而后走向了山庄正堂。

    银月如霜,洒在风景雅致的山庄内。

    偌大正堂外,站着十余名铁佛岭的门徒,手持火把,脸色稍显紧张,也不敢妄动,默默等着掌门的到来。

    宽大正堂内没有点灯,八张太师椅放在左右两侧,中堂板壁上挂着一副七骏图,方桌左右,是两张大椅。

    一杆黑布包裹的长枪,靠在大椅之后。

    身着黑袍的斗笠客,在主位上正坐,看不清面容,手边放着白瓷茶盏,手指轻轻叩着红木方桌。

    咚~

    咚~

    等待不过稍许,正堂外传来脚步声,一道洪亮嗓音响起:

    “叶少主亲自登门,程某有失远迎,还请海涵。”

    程世禄身着锦袍,大步走进门内,见叶四郎坐在主人家的位置,脚步一顿,眼底颇为不满:

    “来者是客,但喧宾夺主就不对了,叶少主别坐错了地方。”

    主位和‘上席’一样,只有江湖地位最高的人才能做,程世禄这话,显然觉得自己和红花楼堂主、少主是一个地位,在他家他应该坐上席。

    夜惊堂此行,找鸣龙图线索还是次要任务,主要任务是让云州的江湖人,明白‘红花楼’三个字的分量。

    听见此言,夜惊堂微抬斗笠,压着嗓子道:

    “我坐主位,程掌门有意见?”

    “红财神来了,坐主位程某不说啥;叶少主刚出江湖,分量不够。江湖辈分是打出来的,不是长辈给的。”

    大堂里安静下来。

    夜惊堂也没起身,手勾了勾。

    程世禄脾气本就大,此时也不啰嗦,抬起手来。

    呼——

    门外的管事,见状连忙把长柄铜锤抛入屋里。

    程世禄上半身肌肉高耸,兵器尚在半途已经往前一步,凌空抓住长柄铜锤,便想向夜惊堂砸去。

    但就在长柄铜锤入手的一瞬间,大堂里传出一声爆响。

    嘭——

    坐在大椅上的夜惊堂,未见如何发力,身形已然暴起,左手托住枪锋,右脚一记刚猛至极的侧踹,落在程世禄宽厚的胸口。

    此招并非俗世拳脚,而是雷公八极中的‘烈马崩蹄’,一脚正中胸口,力贯胸背,后背衣袍‘嘭!’的一声炸裂开来,露出肌肉虬结的健硕后背。

    程世禄刚握住兵器,身形便被这刚猛至极的一脚,踹的往后退出三步,撞开了太师椅。

    哗啦——

    夜惊堂一脚踹出,双手持枪往前猛劈,枪身上包裹的黑布瞬间被气劲撕裂,露出了墨黑枪锋,碎片四散又被枪锋裹挟,砸向前方的程世禄。

    程世禄眼底闪过一抹惊悚,察觉这个叶四郎,实力还胜于前两天遇上的夜惊堂,哪里敢再大意,当即全力后撤,上抬长柄铜锤。

    程世禄力大无穷,手中铜锤为铁杆,但他明白名枪‘黑麟’配上黄龙卧道,一枪劈下来是什么效果,根本不敢去拦枪锋,而是架住了枪杆。

    轰隆——

    大厅里气劲爆响,瞬间把门窗压在了墙壁之上。

    程世禄体型异常伟岸,比夜惊堂都要高半头,但一枪劈下,还是没能站住,被砸的往后滑去,双脚踩碎地面,在地面上拉出两条半丈长的凹槽,沿途桌椅粉碎。

    夜惊堂一枪拍出,不给半点机会,起枪便是一记‘青龙献爪’,直刺程世禄肩头。

    噗——

    程世禄根本没站稳,又如何防得住这快若奔雷的一枪,半截枪锋瞬间入肉,扎在了肩骨之上。

    程世禄双目圆睁满眼狂怒,也没想着防这一枪,枪锋入肉瞬间就绷紧肌肉,转动身形以身体卡住枪锋,抬手抓向抢杠。

    夜惊堂转动枪杆,巨力之下,把枪杆都扭曲了几分,但扎在血肉中的枪锋硬是没动。

    “喝——”

    程世禄左手抓住枪杆,爆喝声单手持长柄捶,对着夜惊堂便愤然砸下,想要逼夜惊堂弃枪跳开。

    但让程世禄没想到的是,这红花楼的叶四郎,竟然没有躲闪,而是直接抬起了枪杆准备硬接。

    轰隆——

    全力一锤砸下,夜惊堂脚下的地砖当即粉碎,出现两个凹坑。

    夜惊堂整个人被砸的矮了一寸,身形却如不倒苍松没晃动半分。

    ?!

    程世禄眼底闪过错愕,完全没想到对方‘瘦弱’身躯,竟然能接住他一锤,当下想要再来一下。

    但夜惊堂没给机会,右手握枪夹在腋下前刺,左手抓住长锤,用力猛拉。

    嚓——

    枪锋再度入肉一分。

    程世禄用力一拉没让夜惊堂脱手,又不敢放开黑麟枪,便如同蛮牛般,顶着两杆兵器往前冲去:

    “呀——!”

    彼此体重差距巨大,夜惊堂脚踩地面能接住上方压力的蛮力,正面的推力却很难站住。

    哗啦啦——

    夜惊堂身体纹丝不动,双脚却在光洁地砖上飞速往后滑去,中堂下的桌椅顿时被撞碎,木制板壁也被撞出了一个空洞,霎时间被推到了穿堂门外。

    “喝!”

    程世禄全力前推,想要在下台阶时把夜惊堂推倒在地面。

    但夜惊堂右脚滑下台阶一瞬间,便夹住长枪右手上抬,以霸王枪鼎之势上挑:

    “起!”

    程世禄反应很快,想以千斤坠的法门,强行焊在地面

    但程世禄也就厉害在刀枪不入力大无穷,论起武学造诣真就不怎么高。

    夜惊堂单手抬枪,长枪瞬间蹦成半弧,硬生生把体型庞大的程世禄挑的双脚离地,继而往后方猛砸。

    轰隆——

    程世禄抓着长枪,身形在空中划过一道半弧,把白石地面砸了个粉碎。

    夜惊堂趁此机会,双手握住长枪,力从地起,再度起枪崩弯了枪杆:

    “喝——”

    嘭嘭嘭——

    程世禄被挑在枪头之上,惯性巨大又失去平衡,根本没法挥锤,刹那间就被连砸三次,撞碎了院落里的台阶花坛。

    当夜惊堂再一次挑起长枪之时,程世禄终于松开左手,卡在肩头的枪锋也从血肉中抽出。

    轰隆——

    程世禄健硕身形在半空打转,砸跨了院子侧面的围墙,落地尚未抬起,一点寒芒就已经到了面前。

    夜惊堂这次长了记性,没有再想着大力出奇迹捅穿,而是枪若游龙,在手中连点,刺向程世禄胸口。

    嚓嚓嚓嚓……

    程世禄躺在地上,持铜锤招架,双脚蹬着地面往后飞退,不过刹那间胸口就被戳出十二道血口子,入肉极浅,但都见了血。

    夜惊堂连刺之间,接着明亮月光,也终于看清,每次枪锋刺穿皮肤,程世禄和程二爷一样,伤口附近都会出现瓷器被利器刺穿的碎裂纹路,虽然一瞬即逝,但绝对不是眼花。

    嚓嚓嚓——

    一瞬之间十几枪,把程世禄逼到了院墙下,退无可退,根本没法起身,连忙大喊:

    “认输!认输!留手!”

    夜惊堂枪锋一顿,右手持枪指向程世禄,左手负后,在月下笔直站立:

    “现在我坐主位,分量可够了?”

    夜惊堂虽然刺了很多枪,但都是皮肉伤,没瞅着命门,不然第一枪刺喉咙,程世禄直接就没了。

    程世禄气喘吁吁,肌肉绷紧便止住了渗血的伤口,丢掉兵器:

    “够了。方才冒犯之处,还请叶少主见谅。”

    夜惊堂并未收起长枪,而是打量程世禄的伤口:

    “你这身体,硬的不同寻常。”

    程世禄闻言眉头一皱,本来准备起身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叶少主怀疑我藏着鸣龙图?”

    夜惊堂收起枪锋,负手而立:

    “好奇罢了。”

    程世禄撑着墙壁站起身来:

    “鸣龙图我爹练过。我爹本是北梁军中的人,几十年前偷了鸣龙图逃到大魏,因为体格太结实,被人怀疑,找上门杀了。凶手我不知道是谁,但蒋扎虎是在我爹死后,才打进八大魁。”

    程世禄交待这么痛快,显然不是第一次被江湖人找上门了,反正没有,直接交代,也免得被严刑逼供。

    夜惊堂微微点头,心里也觉得蒋扎虎的不破金身,更符合金鳞图的描述,想了想询问道:

    “你以前练过鸣龙图?”

    程世禄摇头:“此事我爹连我们兄弟都不敢告知,死后我才知道这些;我二十年前就出名了,金鳞图没法遮掩,我要是练了二十年才这德行,那金鳞图也配不上这名声。

    “我是独门横练功夫,能练到这种地步,是因为天生皮糙肉厚天赋好,我弟也是如此;我估摸这和我爹练过鸣龙图有关,龙生龙、凤生凤。我要是有鸣龙图,就算给我弟看,也不可能给徒弟看,山下三百多号人,都练得一样的功夫,只是没我厉害罢了。”

    夜惊堂看向程世禄身上的伤口:

    “横练功夫,练好了确实能和伱一般厉害,但皮肉就是皮肉,不可能被打碎,你身上的伤口出现时,皮肤碎了,这是怎么回事儿。”

    “……”

    程世禄听见这话,沉默了下,眼神出现了变化。稍许后,才轻声一叹,点头赞许道:

    “叶少主的眼力,倒是毒辣,你还是第一个看出这点的人。既然叶少主看出来了,程某也实不相瞒。我爹原本是北梁的侍卫,偷走鸣龙图的同时,还拿走了一枚宝珠。宝珠是北梁高人炼制的一种奇物,就如同玉器一般,常年携带能强身健体,不过效果强得多,我经常拿着此物泡澡,才得了一身硬皮。”

    夜惊堂略显讶然:“程掌门这般坦诚,就不怕我杀人夺宝?”

    程世禄不怕,因为谁杀人、谁夺宝,还不一定!

    程世禄看起来脑袋大脖子粗很鲁莽,实则心思很深。

    红花楼忽然冒出个叶四郎,以前没有任何风声,大概率是短时间内武艺突飞猛进。

    现在叶四郎又询问起‘鸣龙图’的下落,明显是想找鸣龙图,这不免让人联想出是不是练过鸣龙图。

    他刚才就有所猜测,但这点怀疑不至于让他铤而走险,而叶四郎看出他伤口的马脚,就触及了命门。

    程世禄浑身上下无罩门,唯一的罩门就是密室里藏得那颗天琅珠。

    这颗珠子对他来说,作用其实远没有官府人脉大,但此珠涉及到多年前一桩秘事,消息走漏有可能引来灭族之祸。

    以前也有两人,眼力极为毒辣,发现了他伤口的异样,他都灭了口。

    而今天也必须如此,有可能得手一张‘鸣龙图’,说起来还算意外收获。

    面对夜惊堂‘不怕杀人灭口’的问题,程世禄表情平淡,转身走向后方:

    “我用了二十多年,还是被叶少主随手在身上开了十几个窟窿,这等奇物,程某卖给叶少主,叶少主怕都瞧不上。常言不打不相识,程某也不吝啬,给叶少主掌掌眼,免得您哪天生疑,又来教程某规矩。”

    夜惊堂觉得程世禄有点过于坦诚,想了想,给在暗处放哨的鸟鸟使了个眼色,提枪走在后面,很快到了后方的山崖下……

    ————

    py推荐一本《走进不科学》,大佬力作,大伙儿有兴趣可以看看~


热门小说推荐: 剑来 圣墟 夜天子 斗破苍穹 永夜君王 斗罗大陆 情欲超市 大团结 乱伦大杂烩 乱伦系列(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