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TXT下载

三四中文网->北朝帝业TXT下载->北朝帝业

0324 陇右群属

作者:衣冠正伦        书名:北朝帝业        类型:玄幻魔法       直达底部↓       返回目录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534z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i.534zw.com

    在场群众们听到宇文虬的发问。顿时也都打起了精神,齐刷刷望向李泰,想要看看他将会如何回应。

    今天这么多人到场迎接李泰,也并非只是单纯的为了表达尊重,更重要的目的还是要当面了解一下其人性情作风究竟如何。

    之前陇右的情势虽然谈不上一片祥和、全无纷争,但也还算稳定。如今多出了一个身份地位都让人不能忽略的李泰,大家难免会好奇他会给陇右局面带来怎样的变数,会不会滋生出让人无从接受的人事纷争?

    他还没有入镇,便先在略阳郡境中抓捕了一名郡司马,无论是出于什么样的理由,都不免让人暗生遐想。尤其一些官职上从属其下的人,心中便更担心这个长官或许不好相处。

    李泰自知在场众人心中所想,也并不计较宇文虬是在做试探还是意图发难,只是笑着回答道:“南安公所言杨灵,我倒是知其何在。之前行经略阳时,将他召作向导同行至此,眼下正在队中。但这杨灵究竟是否罪徒,我实在是不清楚。”

    说话间,他便转身向身后队伍中招了招手,那身材矮壮、被其他护卫们遮挡住的杨灵忙不迭趋行入前,先向李泰叉手欠身,然后才又拜于宇文虬面前:“多谢南安公牵挂垂问,仆一路护从使君入此,未及进拜,请恕不恭之罪。”

    宇文虬看到这一幕,不由得便愣了一愣,这可跟他听说的情况大不相同,望向杨灵的视线满是疑惑。

    “知你两位主仆义深,杨司马且先共你故主叙定别情,再归队待命。”

    李泰又低头对杨灵说道,让这家伙自己向其故主稍作解释。

    他虽然抓捕了这杨灵,也只是因为这家伙失礼冒犯自己在先,并不将至当作罪囚看待,也是为了避免在不了解此边情势的情况下便先站在了某些人事的对立面。

    说到底也是因为见到略阳郡中胡膻气浓,故而李泰并没有什么太过旺盛的急公好义之心,就算这杨灵真的鱼肉百姓,无非是氐羌群众之间的内部矛盾,也没有必要片面武断的划分正义或邪恶,关键还是得看谁更好用。

    杨灵同宇文虬行到不远处小声交流起来,李泰则又在李屯的引见下,逐一共在场群众们问好,态度自是谦虚随和,并不急于树立一个生人勿近的孤僻形象。

    众人也都依次入前礼见,心里却难免疑窦丛生,各自都异常好奇之前略阳郡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明明是听说杨灵与这位李散骑之间爆发了非常严重的冲突,怎么眼下却成了简单的向导?而且观杨灵神态间,对这位李散骑还颇有敬畏的模样,难道这么短时间就被驯服了?

    众人这里混了一个脸熟,一边私话的宇文虬和杨灵也返回来,各自表情上瞧不出什么端倪。但在返回此间后,宇文虬便对李泰抱拳致意并沉声道:“先前所问,是我冒失,只因此徒出我门下,恐他骄横失礼、见恶上官才做急问,并非有意插手李散骑职事,请李散骑见谅。”

    李泰闻言后便笑语道:“南安公言重了,此边情势我所涉未深,也绝不会践踏前人规划彰扬一己之能,所见不广则简言,经事不多则慎断。无论在情在事,也都希望能得诸先行者的提点斧正。”

    宇文虬听到这话,脸上便展露笑容,抬手示意李泰上马并笑语道:“怪不得李散骑能得到故太师等诸位仁长关怀厚爱,言行得体实在是让人称羡,我也需要向你多多学习。但此道左不便畅谈,还是暂请上马再行一程,勿令河内公于府中久候。”

    于是一行人便又继续上路,除了同行的州府众左员之外,还有上千名甲卒前后拥从,可谓是气派十足。途中偶有遇见商团行旅,全都慌忙避出道外不敢争行,也不乏群众站在道路两侧大声询问是何高官出行。

    之前在行出陇关之后,李泰便明显的感觉到陇右的荒凉,人烟稀少、风物简约,较之陕北诸州都差别不大。可在行出略阳川、进入渭水流域后,周边风物景致很快就变得热闹起来。

    道路上不断有东来西去的客商队伍,或因眼下正整军备战的缘故,大大小小的汉胡武装队伍也都不在少数。渭水两岸不断的出现占地广阔的庄园坞壁,规模较之关中同类的只大不小。

    等到上封城依稀在望时,渭水两岸已经不独只有大族圈地而居的庄园坞壁,寻常小民聚居的村寨城邑也都涌现出来,错落有致的分布在河谷旷野之间。

    等到傍晚时分,各处炊烟升起,一派安乐祥和的画面。眼见到这些田园风光,李泰也暗暗松了一口气,看来在独孤信治下的秦州百姓民生也算是有所保障,起码不需要他再如同陕北那样在一片荒芜之中开垦荒土、招抚流民。

    上封城作为秦州军政中心、入陇第一大镇,规模自是颇为宏大,也如同时下许多大的城池要塞一般,并非一座单独的城池,而是一片城镇建筑群,分跨于渭水两岸,并且诸城垒建筑还有着一定士农工商的功能划分。

    这些城垒建筑中最核心的有两处,分别是北岸防城与南岸的秦州府城。

    防城中驻扎着州兵士伍,包括许多豪酋并其亲信部曲,是整个秦州乃至陇右的军事中心。府城则聚集了州府、郡府等主要的衙署,则就是政治中心。

    其他的另有工匠作坊、居民城邑等等,甚至还有专门设给过往行商歇脚住宿的城垒,林林总总累加起来,据说单单此间所聚集的军民,便已经超过了秦州军民总量的一半。

    一众人抵达这里的时候,天色已经渐黑,军士们就地解散归营,众员左们则仍随同着李泰一起进入府城。而他们一行入城的时候,正逢独孤信在外巡察归来。

    换源app】

    “小子一人入境,竟然夺我半城人气。官员悉数出迎,军政几乎停摆!得群众如此拥戴,必须将你才力施用此乡,才可不负群众殷切厚望!”

    独孤信入前便翻身下马,阔步行至李泰面前,满脸笑容的拍着他肩膀说道,然后又转望向在场群众,神情不怒自威,大声说道:“李郎他是陇西名门高足,与你等诸众也多有同乡之义。

    之前已有盛名于关中,凡所履任多受官民爱戴,我几番邀请、甚至舍女悦之,才总算将他招至镇中。尔等在事群众,休得轻我良左,盼能同心继力,为此乡土更造福业!”

    众人闻言后全都轰然应诺,不乏人在实际见到李泰如此受独孤开府的关怀抬举之后,也都不免艳羡不已。

    然后独孤信便笑意盎然的拉着李泰的手便往城中行去,一边走着一边向李泰介绍城中的建筑布局,神情语气皆颇有自得。

    他也的确是有自豪的资本,当年初镇此间时,虽然谈不上是不毛之地,但州治情况也是一塌湖涂,治内几无籍民,氐羌部族骚乱不断,政令不出州府,除此地理几乎一无是处。

    经过数年坚持不懈的整顿,军政情况才得到了极大的改善,群众争附、秩序大兴,较之先前的纷乱景象,仿佛换了一个人间。

    独孤信自非一个轻浮浅薄之人,平常自不会将自己的功业事迹频频挂在嘴边进行吹嘘夸耀,但今却忍不住要向李泰炫耀一番,也实在是因为这个女婿优秀的让他都颇感压力,所以要彰显一下自己的成果来维持亲长威严。

    只不过秦州旧态如何,李泰本来就没有见过,现在游览当下的秦州府城,因为缺乏前后的对比所以乏甚感触,甚至还隐隐觉得似乎也不过如此。

    整座城池看起来规模不小,但功能区的划分却是乱七八糟,完全没有一个整体系统的规划,且不同区域之间的新旧差异明显且巨大,可见城池并非造于一时,很多地方都有明显的嫁接增添痕迹,这就让城池欠缺一体的美感,完全就是一个拼凑缝合的怪模样。

    也幸亏独孤信无从倾听李泰的心声,若让其知道自己引以为傲的秦州城已经被李泰腹诽为一个缝合怪,不知道得郁闷成什么样子。

    一行人浩浩荡荡行入州府,按照各自官阶身份入堂分席坐定,独孤信自居堂中正首,左右两边分别是李泰与宇文虬。

    尽管彼此间已经认识了,但独孤信还是又将他们两人互作介绍引见,对他们能够和睦相处的期望溢于言表。

    宇文虬虽然如今已经是官居南秦州刺史而非秦州官吏,但独孤信却还官居陇右十州大都督,故而仍然属于独孤信的下属。

    这陇右十州大都督听起来虽然挺威风,但西魏州这一级的行政区划本就杂乱不已、废立不定。诸如秦州一州,便分拆出东、北、南三秦州,原本一州如今直接成了四个州。有的是为了制约方镇权柄,有的是为了安置羁縻左官,真正出于行政考量的则就不多。

    在场除了宇文虬这个南秦州刺史之外,还有一个北秦州刺史侯莫陈琼、是侯莫陈崇的弟弟。

    这侯莫陈琼自不是为的前来迎接李泰,而是统率部曲将要追从独孤信前往凉州平叛,不过也并不像其兄长那样骄狂,面对李泰时倒也颇有礼貌。

    李泰瞧这侯莫陈琼年未而立便已经是一州刺史,心里不免便有些吃味,瞧瞧人家混的。不过再一想自己在陇右实际的权力还要大过了北秦州刺史,心里便也释然,心道这小侯还得继续努力啊,否则哪天你老哥再惹我,我就敲打你!

    除此两人,剩下的便都是独孤信下属两府属官,其中比较重要的几人,独孤信也又作一遍介绍。倒也并非多此一举,而是通过他这个主官的视角来向李泰点明如今陇右方面需要注意的人事重点。

    李泰之前只是浅识众人,此刻在听到独孤信特意介绍,便将被点到名的几个人暗暗记在心里。

    这其中有被自己顶替职位的原秦州长史皇甫穆,出身安定大族,同李泰的旧同僚皇甫璠算是同族但却不同支,皇甫璠一家早就迁居京兆,皇甫穆家则一直留守乡土。

    当年史宁出任泾州刺史时,皇甫穆便受其举荐而成为独孤信的幕僚,并一直追从来到秦州。这么多年的效命才得任秦州长史,结果一转头却被李泰给取代了,换了谁大概都会不爽。

    这皇甫穆对李泰也的确乏甚好脸色,而且并没有随众出迎,甚至眼下列席堂中都是独孤信特意使人请来,可见心中对此意见不小。

    另有一个被李泰所取代的开府长史名为张暠、武威人士,倒并不像皇甫穆一样七情上面的对李泰心存抵触,之前一路同行便相谈甚欢,若非独孤信特意点出,李泰甚至都不知自己取代了他的职位,看起来一副全无芥蒂的样子。

    这态度截然相反的两人,也难分辨孰是孰非。皇甫穆这态度诚然是有点不给面子,但也说明他是真的看重多年效劳换来的这个职位。而张暠却心境豁达的不似常人,不知是真的不在意职位得失,还是心中别有怀抱。

    天水郡乃秦州本治,而且郡中绝大多数人事都集中上封城周边,故而之前便没有安排郡守而由州府直领其事,李泰也因此避免了再得罪一人。不过他要想切实行使太守权力,则就要与州府事务进行一番深入的切割,难免就要鸡飞狗跳。

    总之,李泰若想在秦州扎实立足,哪怕是有着独孤信的力挺,也少不了一番人事纠纷与摩擦碰撞。更何况,他能感觉出独孤信对当下的人事安排还算比较满意,怕也不会乐见自己于其基本盘中掀起什么夺权斗争。

    李泰对此倒也不甚在意,他本身便没有长据陇右的打算,还是得抓住机会将此边人事资源输入关中才是正计。

    因为李泰一路行途奔波,加上府中近日军务繁忙,这一场接风的宴会倒也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待到众人酒足饭饱,独孤信便将群众遣散,只将李泰留下讲述一些机密事宜。


热门小说推荐: 剑来 圣墟 夜天子 斗破苍穹 永夜君王 斗罗大陆 情欲超市 大团结 乱伦大杂烩 乱伦系列(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