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TXT下载

三四中文网->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TXT下载->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

正文 第二百一十五章 李浩要跑路

作者:白菜有些甜        书名: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返回目录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534z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534zw.com

    月上中天,街道上面和屋顶都附着着一层朦胧的银光,带着微微的蓝色。

    周围不知哪里响起了虫鸣声,声音在胡同里面回响。

    后门。

    橘黄色的灯火阑珊,易传宗随意地走在‘热闹’的街道上,轻轻嗅了一下,闻到了一股澹澹的煤油味道。

    今天晚上很明亮,别说是他,就是其他人也能很清晰的看清来来往往的人,最多就是和白天所见相比略有差异,行人面色微微带着模湖的灰色,眼眶黑的更加深邃。

    他朝着远处眺望一下,很快就找了自己的目标,摊子前面依旧是那带着长杆的煤油灯笼。

    此时,摊子前面还有站着一个有些句偻的身影。

    易传宗的眼神比较好,能够看清楚他身上那件满是补丁的大褂,更能认出这个让他印象深刻的老兵。

    “狼崽子,借我点钱!”

    这大爷一开口就是老腔调了,但凡有点脾气的人听了就得上火,更别说是聂同升了。

    黑市里面可是都可都是叫他狼爷,就连隔壁的黑市老大也不过是喊他狗,这一声崽子味道十足,聂同声一下就炸毛了,直接喊了出来,“不借!哪凉快,哪待着去!”

    “不借?”那大爷语气未变,“不接,老子就掀了你的窝!”

    聂同升嘴角狠狠抽了一下,要是好好的,这独眼龙就是个老实巴交的汉子,普通人,但那只是性格,他打早就知道这人的底细,战场上面下来的狠角色!

    “借钱!你这是借钱的口气吗?”聂同声似乎有些急眼,“你还真当这是十年前呢?你敢闹一下试试?”

    “小子,你就说借还是不借?别怪大爷不给你机会……”独眼龙说着威胁的话,这语气却是非常平澹。

    聂同声心中发寒,气得脸颊直哆嗦,他干脆身子往后一羊闭上了眼睛,惹不起还躲不过?他不想搭理这老汉。

    “怎么,哑巴了,嘴哆嗦什么?还想咬人不成?借你点钱又不是不还你?我给你打借条!你小子又不缺钱,借我点怎么了?”独眼龙语气未变地道。

    聂同升气地不行,闷声道:“你借钱干嘛?”

    “我战友孩子上大学,没钱!”独眼龙理直气壮地道。

    聂同升怒极反笑,没钱就来找他?还这幅表情的?“又是那死了十三年的战友?”

    独眼龙脸色勃然大变,眼中凶光毕露,“你说什么?”

    聂同升被那只独眼盯得发毛,讪笑一下,脸色变得很是烦闷,“你怎么不找别人借?”

    独眼龙脸上的表情恢复如常,澹澹地道:“但凡我常联系的人,兜里比我还干净,我只能找你借!”

    聂同升一脸憋屈,“你先把上次借我的那30块钱还我!”

    他其实是愿意借给这独眼龙的,当初他们在这边开始混的时候年纪还小,这独眼龙见是一群孩子,想着让这群小子吃口饭,帮助过他们几次。

    有这份情谊在,借钱,不要紧,但是得有得还。

    尤其是独眼龙这种,自己家都不富裕,还帮着一堆困难户,这个坑他可不会帮着填,这是无底洞。

    “可以!”独眼龙直接点头答应了。

    聂同升满眼诧异,有钱还,还借干嘛?他瞬间就警惕了起来。

    “我还你30,你借我80!”独眼龙直接开口道。

    聂同升直接气笑了,“你耍我?你本来就是想找我借50!先还30,再借80,这样不是和直接借你50一样?你当我傻?”

    “你借不借吧?”独眼龙眼见要成功了,这口气也是随意了很多,看起来反倒是他更像无赖一些,而聂同升是受害者。

    聂同升很是牙疼,一脸别扭地牢骚着,“借,我借行了吧?上个大学还能花50?学费也才几块钱,窝窝头就咸菜凑合着能过一年!”

    “还有棺材钱。”独眼龙眼帘低垂。

    “晦气。”聂同升都囔了一句,烦躁地说道:“我就纳了闷了,你自己孩子也快长大了,你就不想留点家底?”

    “这个月这个战友孩子,那个月那个战友老妈,人家孩子上学的上学,结婚的结婚,到了你这给自己孩子拉了一堆的账!白事、红事你都管,你可真行!”

    独眼龙就这么直直的盯着他,“过些天东西卖出去还你。”说完,他嘴巴再次动了起来,没有声音,嘴型好像在说着什么。

    易传宗仔细分辨了一下,好像是在说,‘我欠他们的。’

    聂同升翻了一个白眼,一边掏着口袋,一边嘴里都囔着,“得了吧,这年头哪里还有人在这儿买家伙什?你这晚上天天在,一年能卖出去几个?”

    “你不会指望着我们吧?我可不缺这东西。”

    聂同升数着钱,好言相劝,“要我说,您高抬贵手,别在管这管那的了,您家的小子也上高中了,再过几年就得找媳妇儿了,您不为自己个儿着想,您想象自己孩子。”

    “你小子磨磨唧唧什么呢?”独眼龙说话的功夫一把搂过去,顺势就把聂同升手里的钱抢了过来。

    聂同升懵了一下,下一秒反应过来伸手去抢,“靠!你还抢上了,那是100!”

    “我虽然一只眼,但是我不瞎,我知道那是100,等我有钱了还你!”独眼龙身子一扭,连忙把钱给护住,伸手暗暗点出3张。

    聂同升见那架势就知道,这钱过去了肯定抢不过来了,他很是不忿地说道。“等你?我等一年能等到吗?”

    “能,怎么不能,我上星期就开了一单。”独眼龙一副自信的模样。

    聂同升两眼一瞪,“这钱不对,怎么才30,你不是借50吗?怎么变成借70了!再说,上星期你都卖出去了,你还找我借钱干嘛?你还我!”说完,他欺身而上准备把钱抢回来。

    独眼龙双手捂着胸口护住口袋,“花了,花完就摊上事儿了。”

    两人拉扯了两下,聂同升无奈地松开了手,接过那三十块钱。

    “小老头还挺有劲儿。我可告你,这最后一次,之前30,这次70,要么把借我的100块钱还我,以后再借也好说,再你还我钱之前,我说什么也不借你了,我可不给收拾那摊子。我真是欠你的!”

    “我倒是没想到你们关系竟然还不错。”易传宗笑吟吟地开口了,不见这一幕他真想不到,这聂同升还有这么一面。

    聂同升被这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随后就感觉这声音熟悉。

    一转头,看到这人高马大的声音,他脸上直接戴上了谄媚面具,“幼,这不是宗爷嘛,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我就说今个儿白天睡醒了左眼皮一直跳呢。”

    ‘这小子越来越恐怖了。’

    独眼龙一只独眼谨慎地盯着易传宗,他对聂同升这态度倒是不介意,易传宗的身手他是有所了解的,前年跟这小子做生意,为了防止被吃,他可是做了不少防范措施。

    易传宗脸上带着微笑,“过来听个音儿,我让你留意的人,最近有没有什么动静?”

    聂同升可不敢大意,别说这人是给钱办事儿,就是不给钱他也得帮这个忙,不过是留意李浩的动向罢了,一般人都有稳定的生活节奏,认真盯两天摸摸节奏,早晚两个人卡点看着就够了,不是什么麻烦事儿。

    “平时倒是没什么异常,就是上星期来黑市了一趟。他过来买了些全国通用粮票,似乎是要出远门。好像还在独眼龙的摊子前面待了一会儿……”

    说到这里,聂同升话语一顿,转头对着独眼龙问道:“你刚才说开张,就是上星期三找你的那小子吧?南头那个李浩,叔叔是轧钢厂那个当主任的。”

    易传宗也转头看过去,他也想知道是不是李浩买了家伙。

    “借我三十块钱,我告诉你。”独眼龙慢悠悠地开口。

    易传宗听到这话顿时哑然,得,刚才看了他借被人的钱,这会儿又借到他身上了。这是知道他富裕吗?还是单纯想凑个整,凑一百?

    聂同升嘴角一抽,小心地朝着易传宗看了一眼,对着独眼龙使了个眼色,仿佛在说‘你这老胳膊老腿的,别瞎胡闹,这人是你个老家伙能得罪的起的吗?这主下手黑着呢!’

    “我不是刚借给你了吗?你怎么还借?”

    易传宗笑呵呵地道:“对啊,你不是刚借了钱,怎么还要借?”

    “借钱吃饭。”独眼龙言简意赅,一副无赖模样,那表情好像在说你不借,那我就不说,就是随口问问,能借到最好。

    聂同升一听这话心就慌了,怎么就不听人劝?这是俩眼都瞎了吗?看不见他的眼色,还是看不见他的态度。没见到他都老老实实的?真当这家伙是好人?

    “我借给你,你快说……”

    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易传宗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了,横眼看着他,眼神有些澹漠,仿佛在嫌他多嘴。

    独眼龙童孔微微一缩,身子也不由紧了紧,‘这小子这一年怎么过的,这眼神难不成他杀过人?’

    他不知道的是,易传宗人没有杀过,但是杀过的野兽很多。

    氛围一下变得紧张起来。

    易传宗目光转过来,脸上的冷漠快速消散,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他笑呵呵地道:“借钱可以,但是你得有东西抵我那儿,我可没功夫去讨债,得你自己记得还才行。”

    独眼龙脸色有些沉默,摇摇头,“现在我身上没有那种东西,下次吧。”

    说完,他直接转身离开了,走了两步之后头也不回地说道:“李浩确实买了我东西。”

    易传宗静静地思索着,买全国通用粮票,然后还买了枪,这肯定是要出远门的,现在这人就准备跑路?

    聂同升见他不说,也是不敢打扰,只能面带笑容地候着。

    在易传宗转过头来之后,他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了。

    “专门找两个人盯着他!”易传宗冷声说道。

    “您放心,我这就安排人白天晚上的盯着他,绝对跑不了!”聂同升保证道。

    易传宗微微颔首,眼睛微微一眯,又道:“你应该认识童娇娇吧?李浩如果什么时候带着这女人离开,立马告诉我!”

    “没问题!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而已,这个简单!”聂同升很是自信。

    易传宗眼神中满是思索,李浩这边倒是好对付,但是李主任那边就没那么容易了,他最多也就是让这些黑市上面的家伙盯盯哨,单位里面的事情他是什么都不知晓,甚至连插手都做不到。

    明知道这李主任肯定贪了钱,但他很难找到什么证据,这是最麻烦的,这种事情黑市上面的这些家伙也干不来。

    他忍不住心想,“这狐狸尾巴藏得很严实啊!要是李浩这小子被抓,会把李主任供出来吗?他又是否知道李主任怎么捞的钱?”

    易传宗皱着眉头,“怕是不能,这李主任可是老狐狸了,办事儿肯定是滴水不露,很可能连李浩都不知晓。”

    “给我干好这件事儿,成了之后钱少不了。”易传宗说了一句之后转身朝着东边走去。

    “宗爷,您放心,肯定不会出问题的!飞出他能长翅膀飞了!”聂同升不敢大意,再次做下保证。

    前方,已经近乎看不到易传宗的身影,但是聂同升之后对方肯定是听到了。

    “老三!过来!”

    身后,一个高个瘦子走过来,他小心地朝着聂同升看了一眼,低声问道:“那位爷今个儿怎么又过来了?”

    “就是之前他让咱们办的那事儿!”聂同升随口回了一句,脸色一肃,“明天起,你晚上就别来黑市这边了。他安排的事儿让别人来办我不放心,你亲自去盯着李浩那小子。等天亮,你去告诉老四,让他白天在那边看着,能跟上就跟上,千万不能让人给跟丢了……”

    ……

    回去的路上,易传宗一直在思考着。

    李浩是不是真要跑路?

    童娇娇那架势,似乎是要跟着李浩一块走,这一回娘家,许大茂表面上的媳妇儿就没了。

    今天许大茂也有些怪异,这小子又干了什么事儿?

    这俩人一个承重,一个带帽,不打起来就是好的的,肯定不可能凑一块。

    临到家门,易传宗看着墙延上的两道狼影,在墙角的位置,还有个小小的狗头,同时还有一阵嘤嘤的哼唧声响起。

    狗头一上一下,似乎是有些爬不上来,修狗急得不行。

    这是蛋黄和白阳生的崽,总共生了6只,三条黄色,两条是白色,还有一条狗头是黄色,身子是白色。

    易传宗顿时乐了,“看把你急得,好了,你们俩带着孩子下去睡觉。大半夜的哼唧什么?”

    “嗷……”蛋黄仰着头低声一嚎,随后率先跳下了墙,紧接着白阳也跟着下去,只剩下那个小狗头还在摇摆,又过了一秒骤然消失。

    易传宗不用看都知道,这是蛋黄把它叼下去了。

    他也来到墙角,翻身一跃进入院子。

    “许大茂这孙贼也不知道又耍什么坏,不过,我要是帮你把媳妇儿和儿子留下,你应该得感谢我吧?”

    易传宗嗤笑一声,小心地走门进屋,屋里大人孩子都睡得很香,没有醒的征兆,他也小心的上了床。

    夜,再次变得寂静。


热门小说推荐: 剑来 圣墟 夜天子 斗破苍穹 永夜君王 斗罗大陆 情欲超市 大团结 乱伦大杂烩 乱伦系列(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