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TXT下载

三四中文网->红楼如此多骄TXT下载->红楼如此多骄

正文 第589章 逼宫【中】

作者:嗷世巅锋        书名:红楼如此多骄        类型:历史军事       直达底部↓       返回目录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534z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534zw.com

    【588章就算是逼宫上了。】

    看着在身前长跪不起的贾探春,王夫人眼中闪过犹疑之色。

    她是万没想到,焦顺暗里一面追求薛姨妈,一面竟又这三丫头有所勾连,甚至到了私定终身的地步!

    倘若薛姨妈那边儿知道此事,也不知……

    不,还是别让她知道的好!

    把跑偏了的思绪重新拉回来,王夫人开始思索这件事情对自己的利弊。

    与探春预想中的不同,对于这个用姻亲,将焦顺与荣国府的利益深度捆绑的提议,王夫人起初并不十分的在意,毕竟昨儿她才和焦某人有过毫无隔阂的负距离接触,又何须再通过名义上的女儿,去间接的实现这一点?

    不过细一琢磨之后,王夫人又觉得从长远来看,有这么一层关系在更为保险。

    毕竟……

    她下意识抬手轻抚眼角的细纹,心下暗生惆怅。

    说到底,自己早已经青春不在了,且与那焦顺之间,原就没什么感情基础可言,等到愈发人老珠黄之后,双方的亲密关系还能继续维持的下去吗?

    即便是妹妹那边儿,等过几年只怕也……

    毕竟焦顺今年只有二十岁,再过十年、二十年,依旧是男人最如日中天的好时候。

    思及此处,她心中的天平便开始倾斜。

    不过这其中横亘着一个问题。

    那就是,自己与顺哥儿早已经是亲密无间的关系了,如果确如三丫头所言,他们两个暗里早已经私定终身,顺哥儿即便不对自己和盘托出,总也该拿出只言片语试探吧?

    可王夫人仔细回想,却半点不记得焦顺曾在自己面前,主动提起过贾探春。

    难道这丫头是在说谎?

    可炮制这样十分容易拆穿,又会造成严重后果的谎言,于她又有什么好处?

    思前想后,王夫人都难以参透其中的玄机。

    不过好在她也不需要完全参透,既然探春已经把话放这儿了,自己回头找顺哥儿当面对质,是真是假不就一清二楚了?

    想到这里,她缓缓坐回了罗汉床上,长吁了一口气道:「唉,真是冤孽,我还以为你们兄弟姐妹当中,你是最乖巧懂事的一个,谁成想……」

    说到这里,言语转想严肃:「兹事体大,也不是你一个人说了就算,总要等我设法核实一番再做定夺——不过这件事你千万不要透露出去,不然影响到云丫头的婚事,就算我肯护着你,却也未必过的了老太太那一关。」

    「女儿明白!」

    听到王夫人要设法核实此事,贾探春悬在嗓子眼的一颗心,登时就落回了腹中。

    当初的事情无疑是一柄双刃剑,就算焦顺如今没有娶自己过门的意思,也不敢轻易否决此事,若不然自己一旦抖落出来,那就是玉石俱焚的下场!

    旋即她又恭敬的磕了个头,郑重许诺道:「只要太太肯玉成此事,女儿生生世世都忘不了您的恩德!」

    「唉~」

    见她如此坚定决绝,王夫人忍不住又叹息了一声,心道自家莫不是上辈子欠了那冤家的,赔上姐妹两个还不够,如今还要再添上一个名义上的女儿。

    叹息过后,她有些意兴阑珊的挥了挥手:「你先下去吧。」

    探春依言退出门外,就见李纨等人并未离开,正围在园子里说说笑笑。

    见她从里面出来,李纨忙招呼道:「就等你了,赶紧的,再要耽搁老太太就该吃午饭了。」

    让众人陪着史湘云去置办嫁妆,正是老太太的主意,如今既回来了,合该要去她屋里复命。

    探春没事人似的笑道:「唱主角的是

    云妹妹,短了我一个怕什么?」

    「她今儿是主角,可你如今却是这府里的主角。」

    李纨笑着打趣道:「待会儿老太太要问起家务来,我们可不替你挡刀。」

    众人闻言都笑作一团,就这么笑闹着出了清堂茅舍,转奔前院贾母处。

    …………

    与此同时。

    王熙凤也正在家中大发雷霆,就见她手里攥着鸡毛掸子,劈头盖脸的就往昭儿身上抽打,直打的昭儿脸上青一道紫一道的,有的地方更是见了红。

    那昭儿压根不敢伸手去挡,只死死攥着的大腿大腿哭喊求饶。

    也亏王熙凤耐力一贯不佳,约莫抽了三四十下便觉手酸,气喘吁吁的将那鸡毛掸子往地上一丢,指着昭儿的鼻子骂道:「好个狗奴才,连你也敢糊弄我?!真当你奶奶是聋子瞎子,连好坏都分不清了?」

    「奶奶饶命、饶命啊!」

    昭儿此时才敢伸手捂脸,龇牙咧嘴的辩解道:「小的也不曾用过这些东西,哪知道什么好赖?约莫也是那卖药的见小的不懂行,所以故意以次充好诓骗……哎呦!」

    说到一半,王熙凤忽然提起裙子狠狠一脚踹在他肩头。

    昭儿不过是被踹了个趔趄,王熙凤却是倒退了两步,险些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她因此越发恼羞成怒,正四下里踅摸着,想再找个趁手兵器给昭儿来几下狠的,忽听外面平儿惊呼:「二爷、二爷,你等我进去通禀一声,再……」

    王熙凤蹙眉看向外间,就见贾琏猛然推门进来,先看了眼地上跪着的昭儿,然后沉声道:「都出去,我跟你们奶奶有要紧事儿说!」

    昭儿如蒙大赦的爬起来,刚要往外走,忽又想起如今夫妻两个反目,贾琏压根做不了王熙凤的主儿。

    于是忙又作势要跪回去。

    「狗才!」

    贾琏见状大怒,上去劈手一个大耳帖子,指着外面道:「还要爷亲自请你出去是怎么?!」

    昭儿挨了这一下狠得,却还是不敢妄动,捂着脸偷眼看向王熙凤。

    王熙凤见贾琏似是来者不善,当下不由叉腰冷笑:「怎么,二爷今儿是吃了枪药了,好端端跑来我这里耍威风?」

    「我没吃枪药,却怕有人想拿药做文章呢!」

    贾琏倒也是半点不惧,也板着脸冷笑以对。

    听他话里有话,王熙凤皱了皱眉,旋即冲平儿打了个手势,示意她先退出。

    等平儿离开后,她又转头怒视昭儿:「狗奴才,你竟然敢出卖主子?!」

    昭儿扑通一下子跪倒,连呼冤枉:「冤枉啊奶奶、我冤枉啊,小的哪敢把这事儿捅给二爷?!二爷、二爷想必是从别处得了消息,才……」

    「哼~」

    贾琏嗤鼻一声,不屑道:「这狗才打着我的名头在外面买那些虎狼之药,还指望能瞒过我的耳目?」

    昭儿一下子哑了火,他倒不是无言以对,而是怕再纠缠下去,琏二爷会把自己故意以次充好的事情翻出来,到那时二奶奶非扒了自己的皮不可。

    「没用的东西!」

    王熙凤骂了一句,指着外面道:「滚出去,回头姑奶奶再收拾你!」

    昭儿这回算不得如蒙大赦了,只捂着脸如丧考妣的往外走。

    等屋里只余下夫妻两个,贾琏的脸色反倒缓和了些,也不管王熙凤如何,轻车熟路的往靠墙的椅子上一坐,翘起二郎腿道:「你弄那药,是打算给谁用的?」

    王熙凤那肯说实话?

    板着脸远远的坐到了梳妆台前,冷道:「什么药?这没头没尾的,都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哼~」

    贾琏哂道:「都到这时候了,你还想瞒着我?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这药多半不是用在太太身上,就是用在薛家!」

    毕竟是多年夫妻,贾琏这回是一猜即中。

    王熙凤面色微变,却硬挺着依旧不认。

    不过贾琏这次来,也不是为了兴师问罪来的,都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早先他因不喜王熙凤在床上古板,才变着法子的去偷腥。

    如今那些庸脂俗粉看厌了,反倒是王熙凤成了偷不着的。

    这时候再一琢磨,自己平生所经历过的女人,竟还是属这明媒正娶的最有滋味。

    连那古板守旧的态度,也有了别样的韵味——若不如此,又怎算的良家淑女?

    故此这几个月里,他好几次腆着脸想要复合,却都被王熙凤无情拒绝了。

    可越是求之不得,他就越是挠心挠肺的。

    因此风闻昭儿买药,又靠着对王熙凤的熟悉,隐约猜出她目的之后,贾琏便想借着这股东风重归于好。

    眼见王熙凤抵死不认,他的态度反倒越发缓和了,摆出一副掏心掏肺的样子劝道:「要我说,你们好歹是亲姑侄,何必闹到鱼死网破的地步?况且现如今老爷病重,大太太又主动向咱们示好,咱们还不如先搬回东跨院里,等捱到老爷归天,那边儿还不都是你我做主?」

    「呸~」

    话音刚落,王熙凤蹭一下子蹿将起来,怒视贾琏骂道:「没囊气的东西,你这么多年在这府上鞍前马后的,为的就是去东跨院里偏安一隅?!」

    没等贾琏开口,她又鄙弃道:「就连老爷那样的人,尚且还有争雄的心思,偏你……果然是黄鼠狼下耗子,一窝不如一窝。」

    说别的倒罢了,说自己还不如贾赦,这贾琏却是不能忍了,也蹿将起来恼道:「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若不是为了你好,只等着你闹的没法收拾,再……」

    「那你直管作壁上观就好!」

    王熙凤不屑抢白,旋即抬手往外一指:「二爷请回吧,我这小庙容不得您这尊大神。」

    「你、你你!」

    贾琏气的直跳脚,眼见王熙凤眼中脸上尽是鄙夷之色,他一时火往上撞,扑上去猛地抱住了王熙凤,嘴里喝到:「爷今儿非要让你知道知道厉害!」

    王熙凤没想到他突然动粗,一下子失了先手,随后再怎么挣扎也还是被贾琏裹挟着往床上走去。

    「奶奶。」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听外面平儿扬声道:「老太太请您过去呢。」

    屋内贾琏的动作一僵,王熙凤趁势挣脱开来,顾不得身上散乱,立刻夺门逃到了外面。

    贾琏气的一捶床,咬牙切齿道:「跑跑跑,我看你能跑到哪儿去!」

    且不提他在屋里如何窝火。

    却说王熙凤惊魂未定的到了外间,让平儿帮着整理了一下身上,便忙不迭的逃出了家门。

    等走到半路上,她这才踏实下来,旋即回头扫了平儿一眼,拉着她走到路旁一处僻静所在,压着嗓子质问:「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平儿眨巴着眼一脸无辜:「奶奶说的是什么?」

    「哼~还敢跟我装傻!」

    王熙凤又狠狠剜了平儿一眼,先前和贾琏面对面时,还不觉得如何,但现下琢磨起来,连贾琏都已经有所觉察了,天天在自己身边的平儿,难道就一无所觉?

    平儿既然已经知道了,那贼汉子岂不是也早就……

    可他既然知道了,缘何要假装毫无所察?

    王熙凤固然有冲动之下不管不顾的毛病,但毕竟不是蠢人,如今既生了疑

    惑,再顺着这条线往深里琢磨,很快便隐约猜出了什么,不由的切齿道:「好啊、好啊,怪道这贼汉子突然装的道貌岸然,原来是拿姑奶奶当枪使!」

    她愤恨了一阵子,又拉过平儿不容置疑的道:「今儿我要宿在园子里,你找个由头知会那贼汉子一声!」

    说着,也不管平儿答不答应,自顾自朝着贾母院中行去。

    一路无话。

    等到了老太太屋里,正听见李纨在说自家寡婶要搬来京城的事儿。

    老太太几次提议,让李纨的婶婶妹妹暂且寄居荣国府,但李纨却坚决推辞,还说是已经置办好了房舍,若不搬进去就要撂荒了。

    王熙凤听了暗自嗤鼻,找机会又将李纨扯到角落里,冷笑道:「好啊!平素你和珍大嫂两个,鸨母似的给那贼汉子塞女人,如今轮到自家人,倒拦着不给机会染指,哼~果然是亲疏远近一辩就明!」

    李纨死活拦着不让自家寡婶和两个妹妹来荣国府,怕的正是送羊入虎口——虽说焦顺月底就要搬走了,可谁又能保证这最后几日光景不生出什么祸端来?

    如今听王熙凤半真半假的嘲讽,当下环住她一笑道:「我的好女儿,跟你比她们才是外人,为娘后半辈子可就都指着你呢。」

    「呸~说你胖你还喘上了?」

    王熙凤待要与她推搡打闹,冷不丁探春突然凑了过来,郑重其事的道:「两位嫂子,我有件要紧事想跟你们商量。」


热门小说推荐: 剑来 圣墟 夜天子 斗破苍穹 永夜君王 斗罗大陆 情欲超市 大团结 乱伦大杂烩 乱伦系列(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