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TXT下载

三四中文网->四重分裂TXT下载->四重分裂

正文 第一千六百五十九章:明牌暗牌

作者:微叶梧桐        书名:四重分裂        类型:玄幻魔法       直达底部↓       返回目录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534z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534zw.com

    尽管【逆鳞】的持续时间有限但墨檀并没有着急,所以在冲入巢穴最深处的核心区后,他反而放缓了脚步,一边四处打量着这片虽然处处显得诡异,但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却让人觉得有些温馨的岩窟,一边高效地分析着周围的环境。

    十几只吊在岩壁上的挂灯,闪烁着不带任何温度的浅绿色微光,与大量粉红色的荧光苔藓一起肩负起照明的效果。

    一张面积巨大到有些夸张的床,被褥和床单散乱无比,引人遐想。

    很多看起来像是施虐者专用,又不似刑具的东西,墨檀在游戏外的不少三流网站上都看过类似的商品。

    两方看起来像是温泉的水池,一个流转着稀薄的蒸汽一个散发着淡淡的药香。

    角落中,堆满了大量看晶莹剔透,宛若心脏般以固定频率收缩的‘蛋’。

    装满了不明液体的坩埚,里面躺着一个颇为眼熟的面孔,与昨天不同的是,他的胸口被掏空了大概三分之一,却并未完全失去生命体征。

    最后,则是一个女人。

    一个如王霸胆所说,胸大屁股大的女人。

    乌黑柔顺的披肩散发端正且端庄的柔和五官,布料少到原地蹦跶两下就会被打码,与其说是短袍还不如说是情趣内衣的穿着,大片裸露在外的白皙肌肤,再配上那双媚眼如丝的黑眸,这位罪魁祸首看起来竟是如此该死的甜美。

    只可惜,在大多数人眼中都无比甜美惑人的红妆姑娘,却没能让墨檀动摇上哪怕半秒钟,他只是平静地顿住脚步,并在完成了对周边环境的观察后面无表情地抬起手中的战戟,用平静到近乎于温和的嗓音问道:“你就是这里的主人?”

    红妆不易察觉地打了个哆嗦,颤颤巍巍地点头道:“对,我……我就是……”

    嗡——

    她没能把话说完,因为在那个‘是’字落下的同时,对方手中那柄散发着不详气息的战戟就在扭曲中化为一柄造型冷冽的三尺青峰,甩出了一道宛若月光般皎洁,有如山峦般沉重的剑光,笔直地袭向红妆……身侧的那口坩埚。

    “埃维拉!”

    红妆发出了一声短促的惊叫,随即便不暇思索地冲向坩埚,在那道被刻意放缓了速度的剑光抵达前撞了上去,随即就是一声闷哼,原本光洁白皙的后背已是多了一道鲜血淋漓的斩痕。

    “原来他的名字叫埃维拉。”

    墨檀微微颔首,随即便再次抬起手中的【无情剑】,毫不犹豫地甩出了第二道雷光涌动的斩芒,径直向坩埚中那位睡着了一般的青年人呼啸而去:“听起来与他的气质很相配呢……”

    被刚刚那一剑劈得跪坐在地上的红妆银牙轻咬,看似纤弱的娇躯猛地从地上弹起,两条雪白的手臂用力压下,竟是凭空挥出了两条长着黑色獠牙的暗紫色巨蟒,其中一条以生命为代价截住了那道雷光涌动的斩击,化为一地焦黑的碎肉,而另一条则是人立而起,守护着身后的红妆与坩埚。

    “哦?原来不只是制毒师,还是个召唤师吗?怪不得,同时修习这两个职业的话,对制作毒兽来说应该可以算得上事半功倍了。”

    墨檀一边说着,一边视红妆与那条巨蛇如无物般缓步向前走去,表情波澜不惊,语气古井无波:“话说回来,你应该跟我一样是玩家没错吧,我可不认为一般人能在硬吃了刚刚那一剑后还能如此灵活地行动,就好像被斩中的人不是自己一样,但如果有感官保护系统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红妆先是一愣,随即便抬头用她那双惑人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墨檀,惊喜道:“玩家?你也是?你跟我一样?”

    “我想除了都是玩家这一点外,你我之间还是有很大差距的,比如说,你很看重这个叫埃维拉的人。”

    墨檀平静地看着红妆的眸子,脚步没有半点迟疑,手中的长剑却是第三次扬起:“但我不一样,我只介意他活着,就像介意他那些伙伴活着一样。”

    见墨檀又抬起了武器,红妆立刻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尖叫:“别伤害他!”

    下一瞬,坩埚前那只体积庞大的剧毒蛇怪便张开大嘴,向墨檀发出了一声威胁意味的咆哮。

    然后就被一杆古朴的长枪从侧面抽中了脑袋,七荤八素地砸在了红妆脚边,还没回过神来,就被自上而下一枪贯穿了脑袋,被直接钉死在地上。

    “这并不是一个合理的要求。”

    踩在那条蛇怪的脑袋上,墨檀慢条斯理地拔出了虽然只是破败品质,此时此刻却依然有着惊人威力的【晓·素雪枪】:“至少在我眼里,你们都没有继续活下去的理由,而我又恰好有能力了解掉你们的生命,不过很遗憾,这对你来说可能只是游戏中一段小小的插曲而已。”

    在一阵暴雷般的炸响中,素雪枪被重重挥下,尽管墨檀一直在跟红妆对话,但这完全没有影响到他的行动效率,每一击都是那样的犀利而致命。

    “放过我们!”

    红妆用一只不知何时攀附在她右臂上的毒虫为盾,凭后者的背甲硬生生扛住了墨檀砸向坩埚的一枪,猛地吐了口血后咬牙道:“我什么都可以给你,游戏里的金币,游戏外的钱,甚至……呜啊!”

    再素雪枪被弹开后立刻将其转换为【晓·修罗戟】,并在下个瞬间再次重重砸下,不仅将对方手臂上那只虫子直接砸成粉碎,还顺势打断了红妆胳膊的墨檀淡淡地问道:“甚至什么?”

    “如果你打算跟我好好对话,就不能先停手吗!”

    红妆整个人被震得撞在身后的坩埚上,一边忐忑地回头看了眼尚且安全的埃维拉,一边咬牙道:“能不能有点绅士风度。”

    结果墨檀竟然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然后旋身扫出手中的战戟,竟是打算连红妆带坩埚一起轰:“这并不是什么应该发扬绅士风度的场合。”

    “我可以道歉,你想要什么我都会想办法满足你!”

    红妆不愧为准职业级的玩家,只见她双手一抬,竟然直接从空气中凝出了一个造型狰狞的蜘蛛虚影,随即便以自己的双手为中心编织出了一张网。

    一张具有强烈腐蚀性、无比强韧且内含剧毒的【幻影蛛网】。

    而这招看似简单朴素的技能,却蕴含了红妆从入坑到现在这大半年的究极成果,而凭借她准职业玩家的水平,这张网就算是寻常半步史诗的强者都会觉得有些难缠,除了打击范围大之外,上面的毒素已经复杂到了药剂师协会那些长老级人物看了都会岔气的程度,虽然顶级强者可以凭实力粗暴破解,但要想在药理层面解决这个问题就太费劲了。

    总而言之,正面被这张网缠上的代价非常高昂,寻常的高阶职业者很可能在几秒钟内便被毒毙当场,就算是毒抗比较高的,被沾到之后也会折损相当程度的战斗力,到了那时候,鹿死谁手还真就不太好说了。

    所以这虽然乍看上去只是红妆弱势的抵抗,但实则却是一次非常凌厉的试探,但凡墨檀扛不住,这位姐姐绝对会直接翻脸杀人,为她那些个男宠报仇。

    那么问题来了,墨檀能抗住吗?

    答案是否定的。

    诚然,在完全解放【逆鳞】的情况下,此时此刻的墨檀非常强大,但这终归是跟他自己比较时的强大,最多是在高阶这一范畴内的强大,距离能够暴力破解掉这种复杂毒素的史诗还有相当一段距离,不仅如此,【律者的决意】这个天赋因为在学园都市开过一次的原因,现在仍处于冷却状态,而且不是某一特定效果的冷却状态,而是整个天赋都在绝赞冷却中。

    要知道,最终效果那720小时游戏时间的冷却时间对于普通玩家来说都有些难以承受了,又更何况墨檀这种单独角色每天在线注定小于10小时游戏时间的人,所以换做别人需要冷却一个月的技能,在他这里可就得两三个月起步了。

    也正因为如此,在可以通过问罪模拟战选项切换角色的当下,墨檀没事儿的时候都会登录‘默’这个角色,就是为了让【律者的决意】这个技能的冷却时间多走一走。

    但无论如何,此时此刻那个独属于‘默’的,能够化负面效果为额外属性,还能极大程度提高抗性与战斗力的底牌天赋【律者的决意】都处于无法生效的状态,所以如果墨檀被这片蛛网正面糊到,后果恐怕并不会很美好,毕竟红妆虽然已经快被吓破胆了,但终究还是个颇具实力的强力玩家,并不是那种专门为主要角色送经验的低等反派。

    所以她是有能力伤害墨檀的,只要那张其貌不扬的网能碰到后者……

    只可惜,此时此刻已经完全进入战斗状态,毫无保留的墨檀根本就没打算被这东西碰到,事实上,就在红妆推出那张网的瞬间,墨檀已经本能般地感觉到了里面蕴含的危险,并短暂到几乎不存在的思考过后决定——松手。

    没错,他松开了手中的【晓·修罗戟】,并在同一时间很认真地退了一步,平静地看着那柄沉重到离谱的战戟呼啸而出,直接带着那片瞬间变得七彩斑斓砸在了面露骇然之色红妆身上,砸断后者右腿的同时还让那片【幻影蛛网】罩到了自己主人身上。

    与季晓鸽不同,红妆可没有【自产自销】那种堪称逆天的天赋,所以为了避免被自己的第一张底牌毒死,她立刻通过只有自己知道的手段融掉了那片蛛网,然后对缓步向自己走来的墨檀尖叫道:“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抵抗了,我什么都可以给你,我在游戏外面也长这个样子!素颜就这个样子,我可以……我可以去找你!去你家!你要是不放心的话,我可以让我的毒兽盯着自己下线,把身体留在游戏里让你的同伴看着我、把我关起来也行,等我们在现实中见过面了,你高兴了,再考虑要不要放过我,只要你别杀埃维拉!”

    “真可惜,虽然我从不觉得自己是个正人君子……”

    墨檀拾起已经没有半点毒素残留的修罗戟,将其变成剑形态后平静地信手挥落,竟是直接斩断了红妆唯一完好的左臂,将后者四肢尽废后淡淡地说道:“但还不至于被这种程度的诱惑打动,事实上,别说没有任何感情基础的***了,我连有感情基础的恋爱都不太敢谈。”

    红妆面色木然地转头看了一眼自己被齐肩斩断的左臂,惨笑了一声后嘶哑着嗓子向墨檀问道:“真的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吗?”

    “这里还有被你们绑架,但还没来得及谋害的人吗?”

    墨檀并没有直接回答红妆,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

    后者立刻用力摇了摇头,大声道:“没有,没有的,我们最近都没怎么害人的,我,我碰到了埃维拉之后,就不太想做这种生意了,我……我也不想让他接着勾引女人了,我想慢慢解散掉我的侍者们,然后跟埃维拉找个地方去过柏拉图的生活,我在游戏外受过伤,我已经不相信游戏外的爱情了!”

    “首先,你这番话并不会引起我的同情,其次……”

    墨檀抬起手中的无情剑,闪烁着紫色电花的竖瞳微微眯起:“虽然我现在并不是一个会撒谎的人,但因为经验过于丰富的关系,我其实很会分辨一个人是否在撒谎。”

    说罢,墨檀便打算结果掉面前这个不会彻底死掉的玩家。

    结果就在他准备动手的那一瞬,红妆竟然高声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你果然还是大意了!来不及了我现在只要动动念头就能杀死你!”

    【嗯?】

    墨檀先是一愣,随即便猛地回过神来,立刻高声喝道:“牙牙别过……”

    “默!”

    来不及了,就在红妆那一声尖叫响起的同时,牙牙已经双目赤红着冲了进来,然后——

    被一只从阴影中忽然蹿出的,巴掌大小的黑色甲虫咬在了脖颈上。

    “别动。”

    红妆的声音骤然转冷,一双满是寒霜的双眼死死地盯着惊怒交加的墨檀,咧嘴一笑——

    “除非你想让她死。”

    第一千六百五十九章:终


热门小说推荐: 剑来 圣墟 夜天子 斗破苍穹 永夜君王 斗罗大陆 情欲超市 大团结 乱伦大杂烩 乱伦系列(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