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TXT下载

三四中文网->穿越在故事的守护者TXT下载->穿越在故事的守护者

正文 第八章 **的大斧

作者:百毛        书名:穿越在故事的守护者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返回目录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534z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i.534zw.com

    这突如其来的攻击,让袁绍乘坐的马匹一惊“咴”的一声长嘶,低着头就朝公羊玄这个方向跑来。

    袁绍不愧是联军盟主,还是有几分本事。在这样情况下颇为镇定一面俯下身子,不让自己被震下马。一面口头骂了句:“妈了个巴子!”叫骂声中还顺手拔出腰中的铜剑,朝自己被袭击的方向奋力掷去。

    “噹”斧子的主人,一下就拨开了袁绍投掷来的铜剑,不过也因为一拨挡让他慢了几分。公羊玄这时候才得以看清来人的样子。

    那人一身健硕的肌肉,一张四方脸,乱蓬蓬的胡须张扬的翘起,满面的杀气,最让公羊玄心惊的是那人的眼睛,居然也是通红一片,犹如两个巨大的血滴。潘凤是也魔化的人物?!

    可这会不由得公羊玄多想,潘凤提着他那**的大斧,策马就朝着袁绍败逃的方向追来。虽然这一切就发生在联军阵前,但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已经被战场上吕布独战群雄的场面给吸引住,一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阵前的变故,也有人听见公羊玄那声算得上是骂街呼叫,接着就看见盟主狼狈的骑马就走,也一时间想不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毕竟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太突然了。

    公羊玄没想到出现两个魔化的人物,这是之前没有遇见过的事情,也想不出为什么潘凤会选择攻击袁绍,他只能隐隐约约的感觉到有些问题,却一时间想不到原因,何况现在也没有思考的时间。

    “保护盟主”公羊玄对身边袁术喊了一声,也不管袁术听见与否。公羊玄模仿刚才观察到大家骑马的样子,也有样学样的用力的拿脚一敲马肚,试图用他那极其拙劣的骑马技术驱马向潘凤的方向迎上。

    但事实告诉我们,做一件自己不擅长的事情,却别是慌慌张张的情况下来进行,只会让自己在这件事情上显得更加的拙劣。

    公羊玄就完美的展示了这一点,也不知道是因为这马对公羊玄的不喜欢,还是他踢腿的方式有问题。只看他骑着的那匹马,四足放开,跳跃式的朝前跑去,完全不像一匹战马,就好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兔子。跳了几步后,猛的一尥蹶子“咴咴”的一声长鸣,来说明自己其实还是一匹马。

    马背上的公羊玄本就被跳跃的马匹颠簸的够呛,这马再一尥蹶子。就看公羊玄身体一晃,“噗咚”摔下马背。辛亏这匹马,公羊玄在挑选的时候特意选了比较矮小的,这下摔的并不严重,他飞快的爬起身来,刚想抬头,就发现一个巨大的黑影从自己头顶上盖了下来。

    公羊玄定睛一看,原来潘凤骑着马已经立在他的面前,一张满面横肉的脸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一对赤红的双瞳充满了杀意。只看见潘凤大斧高举,“呼啦”斧头带着破空声就朝公羊玄劈砍而来。

    见状公羊玄忙抽出腰间袁术新赠与的铜刀,心念一动就想启动护臂里的卡片技能。正当此时一道极快的光芒掠过,忽的一下就透过了潘凤的高举斧头的手臂,之后还毫不停留的朝远方飞去。直到那点光芒消失,公羊玄才听见“噗”的一声,从潘凤的手臂处传来,接着一片血光亮起,还有几点鲜血滴在了他的脸上。“咣当”潘凤那柄**的大斧随即也掉落在地上。

    原来是夏侯渊发现身后联军阵营里有骚动的声音,回头一看正是潘凤举着斧头朝着公羊玄砍去的一幕,潘凤是谁他可不认识,而公羊玄在和关羽一起斩了华雄之后,曹操对他好一阵夸奖,所以夏侯渊印象深刻,看见眼前的场景,一时间他也判断不出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但看情势紧张,也就顾不得什么,弯弓搭箭,一下就射穿了潘凤的手臂。

    不过这一下并没有完全解决公羊玄的麻烦,那潘凤见斧子一被射落,眼睛里冒着红光,身形一晃就从马背上一跃而下,直扑公羊玄而来,公羊玄慌乱中忙挥着铜刀迎上,潘凤好像一点都没有收到手臂上贯穿伤口的影响,也毫不在意铜刀的锋利,只看他双手来势如风,一把就抓住铜刀的刀锋,猛的朝后一拽,铜刀就脱离了公羊玄的手掌飞到一旁。

    公羊玄就觉得手心里一阵发疼,似乎经过刚才潘凤那用力的一拽,他紧握刀柄的手心已经被蹭破皮了。看着来势汹汹的潘凤,公羊玄不由的右手在身边乱摸起来,试图能抓到点什么,一来可以防身,二来手里有兵器才能启动护臂里装备的技能卡。忽然他手里好像触摸到了一柄长长的木棍斜着立在一旁,当下也来不及多想,双手抓过那根木棍就横挡在自己面前。

    就听得“咔嚓”一声,潘凤带着血迹的拳头正砸在那根木棍上,一拳就把那木棍砸成了两段,公羊玄随着这木棍的断裂不由的后退了一步,这时候他才觉得自己手里这木棍有点沉的异常,他侧眼一看才发现,原来自己刚才拿起的根本不是什么木棍,而是潘凤掉落的大斧子,斧子也许是因为自身的沉重,或又是因为潘凤一斧劈的实在力道十足,所以掉落下来之际,并没有倒下,而是斜斜的插在地上,这样才被公羊玄摸到手里。

    长斧被潘凤一拳砸断了大半截的斧柄,这会在公羊玄手里的就剩下一柄短斧。不由得让公羊玄得意起来,这样才是最合适他技能的兵器,虽然只有一柄短斧,如果是两柄的话,那就更完美了。可是人不能太过于贪心不是吗,应该善于利用现有的资源。

    当下公羊玄心念一动,守护者护臂,能力卡片发动。“鬼哭旋风斧”!

    安插在护臂里的卡片随即亮了起来,一股强大的力量瞬间贯穿了公羊玄身上的每一个细胞每一块肌肉,这股力量叫嚣着,澎湃着。像闪电,像离弦的箭一般地穿过他的身体,汹涌着就要从他体内爆发出来。

    一瞬间斧子舞动了起来,这股力量找到了宣泄的缺口,尽情释放着他的能量。斧子看似杂乱的舞动着,每一下都带来犹如神鬼哭泣一样的破空声,很快的这些杂乱的斧影凝聚成一团,斧子和斧影连成一片,头尾衔接,就好像一个呼啸的旋风。

    这就是公羊玄得到的李逵技能卡片“鬼哭旋风斧”!

    旋风很快的就将潘凤吞噬,潘凤身上的铁甲在这锋利的旋风里,就好像纸糊的一般,片片飞散。锐利的锋芒也在潘凤躯体上留下一道道的伤痕,一时间血光四溅。

    作为一个生活在现代社会的普通人,如果说看别人杀人或许是电视节目里常见的一种演绎,而要自己真的动手杀人,只有某些心理极度坚定者,或者扭曲者,才能轻松的完成吧。作为一个普通人,是万万难以承担的。公羊玄不过只是个普通人罢了,杀人的事情还是让他充满了排斥感和恐惧感,是的,恐惧,就这样剥夺一个人存在,谁也没有这样的权利。杀人是个很头疼的事情,公羊玄是这样想的

    所以每一斧劈向潘凤的时候,他都控制着力道,故而每一次斧风的旋转都只是留下一道道血痕,并没有真正的砍实。当然,砍伤只是手段,对付魔化人物,从之前的经历里公羊玄知道有一种办法,一种不用杀人,也能清除魔化人物的办法。

    守卫者护臂,公羊玄手臂上佩戴的护臂,不但是传送他到故事里的必要装备,而且还是包括了通讯,以及配置使用能力卡片的重要设备。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个极其重要,却一点都不实用的功能:近距离魔化现身。

    从这个名字就能很简单的看出来这个功能的作用,因为所谓魔化人物,就是由一种入侵故事的不知名力量所变化而成,虽然这个变化的人物在最大程度上继承了该人物的特点和模样,可是毕竟是不一样的生命存在形式。所以在守卫者护臂特殊光线的照射下,魔化人物就会显示出他们的本源,一股单纯的力量,公羊玄只要消灭这股力量就好。这比起杀死一人,哪怕只是变化而成的人来说,让公羊玄自己感觉起来都会好的很多。

    当然想要达到这样的效果,还是有条件的,首先要对方足够虚弱,光线才能起到作用,其次的条件,就是让公羊玄觉得这个功能完全不实用的一点,看,注意这个功能的名字“近距离魔化现身”。近距离,最重要的是要近距离。这个近距离,按照公羊玄的实践经验,一定要近的贴在对方脸上,这样的距离才能起到效果。

    这个功能几乎就是没有实用价值啊,一定要近的贴在对方脸上,如果随便对人这样做的结果应该就是:“张飞将军,让我用护臂照照你的脸吧。”张飞怒,公羊玄血溅三尺。“袁绍将军,让我用护臂照照你的脸吧。”袁绍怒,公羊玄血溅三尺。……这个完全不实用的功能。

    但现在就可以派上用场了,旋风里潘凤的双手四下里胡乱出着拳,试图摆脱开这样的局面,可这一切都只是徒劳,只是能让他添加更多的伤口。突然斧子裹挟巨大的力量出现在了他的脑后,猛然的砸上了去。没有血光,没有惨叫,只有看见潘凤的脑袋颓然一斜,那壮硕的身体也好像一滩烂泥一样,瘫倒在了地上。原来公羊玄一个变招让斧背敲在了潘凤的后脑,巨大的冲击力让潘凤晕厥了过去。

    公羊玄乘机将守护者护臂整个的盖在潘凤的脸上。淡黄色的光线照射在潘凤的脸上,公羊玄满心期待着潘凤会和之前经历过的那些魔化人物一样,回归成能量圆球。但是事情好像没有和公羊玄期待那样发生,光线的照射下潘凤的身体一阵抽搐,但并没有其他变化,反是一道暗红色的光线从他的身体里缓缓的飘了出来,“嗖”的一下就朝联军的人群里射去,一下就消失不见了。

    “这是怎么回事,这次故事里的一切都和过去经历的不同,这么明显的魔化人物,居然不会被还原成本源的奇怪现象,这从未见过的暗红色光线,还有那突然一开始就断开联系的欣然。”一切都让公羊玄充满了疑惑,不过他还是提着斧头随着那道红光消失的方向追去,直觉告诉他这红光和这次的事件一定有关系。

    这时候联军阵前突然混乱起来,是战场上又起了让人意想不到的变化。本来力敌群雄的吕布,突然倒拽着他的方天画戟朝虎牢关方向败走,战场上关羽等五人本想追进,却被那些黑衣骑士一阵乱箭射回。但毕竟是战败了吕布,联军阵前一阵沸腾,有力主马上追击的,有提议就地休整的,还有发现潘凤和公羊玄突然打杀起来,而为之混乱的。少了作为袁绍的盟主在指挥,联军的场面一团慌乱。

    而公羊玄并不知道这些,他只看见自己眼前许多兵卒将士,纷纷避开他四下走开,毫无秩序。而那道红光也早已消失,他有些茫然的提着斧子站在人群里四下张望。突然远处又一道暗红色的光线投射过来,是从公羊玄身后的战场上投射而来的,这回公羊玄看清楚了,这道光线径直的没入一个瘦小中年人的身体里。他忙朝中年人的方向跑去。

    那中年人脸颊深陷,两只小眼睛迷茫的看着前方,干枯的身体骑在马上也是摇摇欲坠。公羊玄觉得自己仿佛见过此人,再看那人身后,也立着一面旗帜,上面高高写一个“韩”字。看样子他也是十八路诸侯之一,自己应该是在大帐里见过他。

    这中年人在吸收了那道红光之后,好像有了点精神,眼睛里也多了点光彩,暗红色的光彩。他一抬眼看见提着斧子朝自己冲来的公羊玄,慌乱的就想逃走,可他的身体好像出了什么问题,以一个极不协调的动作,从马上落了下来。

    就看他从地上爬起,四肢扭曲着,就好像一个被捏坏的玩偶,但身体又不断的蠕动着,好像一只巨大虫子。他周边本来还有几个亲兵,看他这样,居然害怕的不敢上前。一道道暗红色光芒在他身上亮起,一声尖锐的嘶叫,这中年人在一阵暗红光里,完全蜕去了人类的样子,他的背弯曲着,手臂也已经化作两把镰刀的模样,双腿弓字站开,浑身透着暗红的光亮,样子就好像一只畸形的螳螂。

    “这是什么妖怪!”公羊玄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魔化的东西,和他一样感到惊奇恐惧还有周围那些士兵,他们纷纷惊恐的逃走。公羊玄也有些恐惧,可是他并没有逃走,或者说,他没有逃走的机会。

    那只暗红色的螳螂,忽的纵声一跃,就朝他扑来,公羊玄就觉得眼前一花,猝不及防的就被那螳螂按到在地上,左边那只巨大的镰刀毫不留情就朝他脑袋砍去。慌乱中公羊玄拿起斧子就去格挡,“噗”的一声,斧子居然砍进了那镰刀之内。

    那螳螂怪叫一声,身体就向后退去,但它任不忘记将右手上的镰刀朝前一划,“撕拉”一下就公羊玄的肩头上留下了道深深的伤痕。

    鲜血不住的从公羊玄的伤口处流出,拿着斧子的手开始有些发抖。一眼撇过,护臂里的卡片已经变得暗淡。“能力卡片用的太早,现在进入cd时间了,不让砍下这怪物肯定没问题,可现在我应该怎么办。”公羊玄紧盯着眼前的怪物螳螂,脑子不停的想着办法。

    螳螂的镰刀上也流淌的绿色的血液,映衬在暗红色的身体上显得更加的显眼。它不断的发出怪异的叫声,眼睛也紧紧盯着公羊玄,试图发起新的一轮进攻。

    突然间一道明亮如月的光从螳螂的身体里透过,一个公羊玄熟悉的声音响起:“何方妖怪,敢在关某面前张狂。”话音落下之后,螳螂的上半截身体才缓缓的和他的下肢分开,一点点朝公羊玄的方向倒下。

    原来关羽他们回营之后,远远就看独自提着斧子前行的公羊玄。出于对公羊玄的好感,刘关张三人并没有马上回到自己的位置,而是迎着周围乱糟糟的士兵朝公羊玄这边赶了过来。谁知道眼前的情景远远超出了他们预料,十八路诸侯之一的韩馥居然化身这么一个稀奇古怪的妖怪,而且这妖怪很快的就让公羊玄吃了亏。

    关羽马比刘张两人快,先行一步赶到那暗红色螳螂的身边。而这只怪物的注意力此时全都放在了公羊玄身体,丝毫没有注意到身边来了这么一个杀神。漂亮的手起刀落,一道完美的弧线划出,恐怕那螳螂在自己身体分成两段之时都还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死的吧。

    半截螳螂的身体带着疑惑,不甘的眼神正好倒在了公羊玄的护臂上。守护者护臂上那淡黄色的光线笼罩了螳螂头部。光线的照射下,螳螂的身体开始变得虚无且透明,就剩下身体核心的一点暗红,一颗暗红色的光球。

    公羊玄伸出手紧紧的抓住那颗光球,用力的一捏,光球在他的手里开始粉碎,消失。

    与此同时,整个世界的时间都好像开始停止,四周忙忙碌碌的士兵动作变的越来越慢,嘈杂的声音也逐渐远去,天空中荡起一层层的涟漪仿佛是被春风拂过的池水。公羊玄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这次故事里的魔化人物已经清除,现在故事顺势力量正在将整个故事归回到他们本来的时间节点上,这一次他又成功的守护了时间。

    “公羊,你可以回来了。”欣然的声音又重新在护臂里传来,公羊玄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一点点的变轻,变的透明,他知道他也开始回归现实世界了。眼前的景物开始模糊,“再见了这个三国故事,时间节点恢复后,你们都会忘记我的存在。”他最后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仿佛间,他好像看见关羽缓缓的举起手,冲着他开始消失的地方一拱手抱拳。“怎么回事,时间节点恢复的时候,故事里的人物不是都处于停滞和忘却的状态,关羽他……”这是离开前公羊玄最后一个念头。他没有注意到,随着关羽的一拱手抱拳在他的守护者护臂里,一阵光芒闪过,又一张卡片出现在了他护臂的卡槽里。


热门小说推荐: 剑来 圣墟 夜天子 斗破苍穹 永夜君王 斗罗大陆 情欲超市 大团结 乱伦大杂烩 乱伦系列(未删节)